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百吃不厌的回锅肉和想了又想的滑肉片  

2007-11-14 11:15:38|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弘姐告诉我,她今天去买菜时,熟悉的一个肉摊老板终于忍不住问她:“小妹儿,你们屋头除了回锅肉什么都不吃吗?”弘姐回答肉贩说:“对的,养我们家老公很简单,除了回锅肉只需要泡菜就行了。”

我的确是一个对吃饭没有过多奢望的人,我不好吃。有时候需要请朋友出去吃饭,我总是要绞尽脑汁,不为别的,只是想能找一点好吃的东西与朋友分享,但每次的结果都把脑壳皮抠烂也想不出到底啥子东西好吃。

 在我的脑壳中,除了回锅肉,没什么好吃的。只要是回锅肉,无论它是来自大饭店还是苍蝇馆子,无论它是炒的蒜苗还是青椒或者是盐菜,我绝对都笑纳。我自己也非常奇怪,回锅肉都吃了几十年了,我就真的没吃腻?

其实,如果回味童年,感觉有好多美食哦,比如,撒了点糖的油渣,比如,基本上尽是粉子和骨头的粉蒸排骨,比如,烧得油亮亮香喷喷的猪大肠,甚至即便是一碗只放了点猪油和豌豆尖的清汤挂面或者是一碗有点酱油的油油饭,都会让我们口水长流,都会让我们兴奋一天,打饱嗝时都会到人多的地方去打,而且还要把嘴上油亮亮的痕迹留到起,生怕人家不晓得你吃了好东西。

闭上眼睛,童年时吃过的“九斗碗”的香气就会蔓延而来。那种经年难遇的盛宴感觉,那种扑鼻的肉香,现在实在是找不出任何可以与之相比的东西。

我不是有钱人,没有整过北京人民大会堂所谓8.8万的最低消费,更没有感受过连眼睛带胃都遭洗亮的女体盛(当然,还是非常想去开哈洋荤的),但是,除了没像那些变态的广东人吃过清蒸婴儿、油炸肉蛆一类东西外,大凡天上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美食还是基本上都吃得差不多了,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小时候吃“九斗碗”“姑姑筵”的感觉了。

想想小时候的菜,除了肘子和炖的阃鸡阃鸭和“九斗碗”盛宴的一些固定菜式以外,大部分都是所谓的“劁荤”,但就是这种在菜和佐料中找肉的感觉,实在是美妙异常。比如我喜欢的回锅肉,小时候我就吃过多种多样的炒法,有罗卜回锅肉,儿菜回锅肉,莲花白回锅肉,甚至是油菜苔回锅肉,但无论那一种,都绝对比现在那些所谓按规矩按程序弄出来的好吃多了。特别是儿菜回锅肉,炒得软软的儿菜中点缀着几片亮闪闪的回锅肉,浓浓的肉香和儿菜略带苦味的清香匹配在一起,真的让人难以忘怀!

弘姐说我越来越没有品位了,除了身不由己的应酬外我基本不进大饭店了,不为别的,主要是吃不饱,我感觉有时候在路边苍蝇馆子反而能找到些许美食的感觉。在大饭店中吃饭,基本上是虚伪的客套和谦和,目的在吃以外的话题上,在路边店吃饭,才真的能找到吃的氛围和感觉,到苍蝇馆子吃饭的人,目的肯定只有一个:把肚子填饱。

但是现在,我再也找不到童年印象中的美味诱惑,似乎除了回锅肉,吃什么都寡淡无味。

去年,有一个兄弟回内江老家,给我带来了一包资格的红苕粉,一下子勾起了我的馋虫,想按儿时的记忆弄点滑肉片来吃,但还没等我找时间弄出来,就遭弘姐把红苕粉当成普通芡粉用得差不多了。最后,我只好不停地在一些路边店中寻找滑肉片,终于找到了一两家,但味道却已经不是印象中的那回事。看样子这个滑肉片我要想上一辈子了!

弘姐问我,为什么对回锅肉如此宽容,无论好坏,无论出处一概笑纳,但对滑肉片却如此挑剔,非要吃到记忆中的远汁原味?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这的确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