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爷爷  

2007-11-17 12:31:29|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多数熟悉我的人都说,我的性格过于刚毅耿直,太直接太外露,让人受不了。按弘姐的说法,我要是喜欢一个人,恨不得连裤子都脱给他穿,我要是不喜欢一个人,连听到这个人的名字都感到厌恶。我几乎不会隐藏自己的喜怒哀乐和好恶,什么事都挂在脸上。

我的所有个性均直接遗传自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在隆昌县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尽管我就在爷爷身边长大,但爷爷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却神秘异常高大异常。爷爷几乎从不和我讲关于他自己的故事,但街坊邻居口中关于我爷爷的传奇故事却让我灌了满脑满耳。

 爷爷年轻时参加了袍哥,而且还“嗨”成了隆昌县的老大,满身江湖豪气的爷爷据说是相当仗义一个人,从来就是扶危济困、好打不平。爷爷名字叫王义和,虽然我又矮又胖,但爷爷却身材魁梧,年轻时爷爷的身高应该在1米8以上,当时隆昌县的江湖人士都称呼爷爷为:义舵爷或者义老大。

爷爷也参加过青羊宫打金章,据说连续参加了三年,三年都败在同一人手下,那个人是刘文辉的保镖,爷爷从来没拿到过金章,说是只拿过一次银章一次铜章,从那以后,爷爷就再也没有参加过打金章的比赛。

爷爷当时养家糊口的营生是贩骡马,就是到山陕把当地的骡马贩运到四川盆地,顺便带点私货。可以想像,从当时的山陕携私货赶骡马翻越直到现在依然时有匪患的秦巴山脉,其危险性可见一斑,当然也就演义出了相当多关于爷爷的传奇故事,什么单人力退群匪啦,什么一人拉住五匹发疯的马啦等等等等。

爷爷的山陕传奇生涯因为日本人的入侵而被迫中断。爷爷最后一次进入被日本人占领的山西省,就被日本人抓了民夫。当时和爷爷一起被抓的有5个兄弟伙,一起被刺刀押去修炮楼和公路,据说被抓了1个多月后,爷爷杀死了一个看守的日本兵逃了出来,背上被刺刀穿了个口子,而同时被抓的其他4个兄弟伙却再也没有回来。

爷爷除了从小教育我做人要耿直、正义、刚毅不屈外,一再告诫我要仇恨日本人,他说,他见过最邪恶最残忍的土匪,但都比不上日本人,日本人不是人,是猪,是野兽,是畜生!

爷爷在隆昌石碾镇乃至隆昌县城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我从小听得最多人们最津津乐道的是三个关于他的传奇故事。

一个是头顶“对窝”健行百里。“对窝”是隆昌土话,是一种石制的用来舂米或是打滋粑的类似石缸的东西,大的有300多斤。说是有一年我爷爷进山去买了个“对窝”,准备拿回家趁春节做点滋粑卖,在和负责搬运的脚夫谈搬运价格的时候没谈拢,反而被脚夫一句:你要舍不得钱,有本事就自己顶回去嘛。没想到爷爷真的一气之下,把300多斤原本需要4个人搬运的“对窝”顶在头上就开走,一口气走了100多里搬回了家,看得路上的人目瞪口呆!

第二个是单指钻砖,羞辱江湖游医。解放前,每逢赶场,就会有很多跑江湖卖打药的游医摆摊。恰好有一年,我爷爷一个兄弟伙的老婆误信游医,吃了假冒伪劣的打药,差点丢了命,而这个卖打药的游医自恃有些功夫,拒不赔偿。没办法,受害者就找到我爷爷出头,希望去讨个说法。爷爷当然二话不说就去了,最后在离石碾不远的周兴场找到了这个游医。游医见有人打上门来,马上就露了一手功夫,在地上抓了一块青石,双掌一碾,全部碾成了石粉,骇得周围的人惊呼不已。爷爷不露声色,单手运气,硬生生从街边的一堵砖墙上拔出一块砖来,然后左手拿砖,右手食指开始钻砖,不一会儿,坚硬的青砖居然被爷爷的食指钻穿了一个洞。结果,江湖游医不得不摆茶赔钱道歉,并发誓从此不再踏入隆昌地盘。

第三个是智退造反派,救下走资派。文革中期,爷爷已经50多岁的年龄了,爷爷对红卫兵、造反派的行为十分反感,严令子女不得加入任何派系,并想方设法保护他认为是好人的走资派。有一天,爷爷正在茶馆和一帮伙计高谈阔论地喝茶,就看外面跑进来一个满头是血的人,一边跑一边喊:“义舵爷救命!”爷爷一看,是县政府的一个副县长,解放前是当地的富家子弟,在成都读过大学,还参加过地下党,从小就是爷爷的粉丝,解放后参加工作,当了副县长,文革开始没多久就遭打成走资派了。副县长前脚刚到,后面就呼拉拉跟进来一大群造反派,为首的是一个30来岁的壮汉,见爷爷有意保护副县长,慑于爷爷的名气与声望,不敢硬来,就提出和爷爷比试力气来定输赢。见爷爷答应了,壮汉造反派就走到茶馆那个装满泔水的大陶缸面前,双手一围,把足有500多斤的陶缸抱了起来,见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壮汉为了显示,把陶缸抱起放下,放下抱起,连续来了三次。爷爷微微一笑,把外衣一脱,走过去双手轻飘飘地把陶缸抱了起来,还走出茶馆,绕了三圈后放回原地,面不改色气不喘。壮汉造反派一见,居然跪到在地,再三恳请爷爷收他为徒。

作为爷爷的孙子,我是相当荣耀的,在石碾镇街上,我可以随意吃东西,什么“泡粑”啦,叶儿粑啦,馒头包子啦,要么商家会去找爷爷结帐,要么会主动送给我吃。同时,由于有“他爷爷是王义和”的光环笼罩,小伙伴对我也敬畏有加,没人敢来欺负我。特别是在赶场时,我骑在爷爷板直壮实的肩头上,手抚着爷爷硕大的白发稀疏的头上,周围无论成年人还是小孩,眼里除了尊重还是尊重。

爷爷是95年走的,走时88岁。爷爷走了,和他同龄的老一辈人也渐次离去,爷爷的传奇不再是当地人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关于爷爷的传说也随时间渐渐零碎,直至消失......

我亲爱的爷爷,我想你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