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外公  

2007-11-20 02:24:11|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了爷爷,必定也要写一写外公。外公的一生虽然不如爷爷传奇,但也足够跌宕起伏了。如果爷爷是侠士豪客,快意江湖恩仇,那么外公就是书生意气,儒雅大度。

外公的父亲是生意人,家道比爷爷家殷实,外公在县城读过新学,按现在的学历,应该是高中吧。由于爷爷在学校受到了进步思潮的影响,曾经到省城成都参加过爱国学生运动,还加入了进步的青年组织。9.18事件爆发后,外公的父亲怕这个家里唯一的独苗有什么闪失,就谎称病重,强行把父亲从成都叫回隆昌,并且立即让外公结了婚,把生意交由外公打理。

至此,外公就和波澜壮阔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没有了关系,把一个可能成长为我D我J高级干部的人才扼杀在了襁褓中。到最后,外公也就只能在副县长的位置上止步不前了。

外公在当时的隆昌县也算名人。外公出名是因为两点:一是40岁就皓发如雪,满头板寸白发衬托着一张精瘦干练的脸,煞是醒目,人送外号:肖白毛;二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可以左右开弓,一双手在加长的算盘上翻飞舞动,劈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如抚琴拨弦,韵律十足。我学过财务,而且也练习过珠算,按专业考级的标准,我估计外公的珠算水平至少可以达到专业一级了吧。

因为外公出色的珠算技术,解放后,外公就参加了政府工作,做过财政局的会计、农资公司经理、供销社主任,最后成了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至于外公进没进县常委班子,我就不晓得了,嘿嘿。

由于我是外公的第一个孙子,再加之外公对我父亲格外看重,因此外公对我的喜欢胜过了他所有孙辈。

外公对我完全是不加任何限制的放纵。我若是把别人的鸡鸭祸害了,外公总是笑笑,拿钱赔了就是;一放寒假,哪怕离过年还有1`20天,我也必定买上好几饼火炮,把个村子炸得鸡飞狗跳,外公也仅仅是限制我玩威力巨大的雷炮,任由我胡作非为;若是我想舞枪弄棒,外公马上就会给我买来最好的玩具刀枪枪或者是找最好的木匠给我做。

外公唯一没有满足我的愿望是我想要的钉鞋或者雨靴。按外公的说法,一个男人,从小玩儿什么都不过分,可以充分满足自己的童心和好奇,但必须自己学会走路,哪怕是泥泞是冰雪,也必须自己去走去体会,脚冻肿了无所谓,但腿不能被惯坏。搞得雨靴还是父亲买到后从西藏寄到隆昌的。当时我并不理解外公的深意,甚至有些委屈和不满,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其中的意义。

外公对我的爱完全到了溺爱的程度。有一年夏天放暑假,我正在外婆家旁边的叶家湾水库游泳,游得正高兴,被周末回家的外公黑着脸叫了回来。一进院子,看见三个已经结婚生子的舅舅规规矩矩地跪在屋外的天井中,而舅妈们却站在一旁战战兢兢,外公过去给了每个舅舅三鞭子,并严厉地训斥了起来,这时我才听明白,是因为舅舅们没能看住我,让我私自下了水库。外公当时说的那句匪夷所思的话至今我还记忆犹新:哪怕你们三个不肖子全淹死,也绝对换不了我这个外孙一条命!骂完后,还不可理喻地让我的三个舅舅在地上跪了两个小时。

我可以随意拆卸外公的东西,小到手电、收音机、手表,大到自行车、缝纫机。不管我把这些物件拆成了怎样的零碎,外公能修就修,不能修就任由我祸害。外公说,没有好奇心的孩子,长大了也没有出息,从小就循规蹈矩小心翼翼的男人,长大撑不了家。在外公的纵容下,险些被我找到机会把当时隆昌县政府内唯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给大卸八块,目的是为了让藏在里面的小人早点出来唱歌跳舞打仗。

和外公一起下乡是最快乐的事情。那时的县长可不象现在那样可以前呼后拥,车来车往,能骑上一辆崭新的凤凰永久加重自行车就是不错的装备了。我可以坐在外公的自行车后座上,一边听外公和身边一同出行的工作人员商讨工作,一边体会在乡间土路上一路飞驰一路颠簸的愉快感觉。到了公社后,外公往往会把我托付给公社的文书或者接电话的阿姨,自己就带着一帮人下田间地头去了。我在公社总能享受到最好的待遇,有最好吃的点心和糖果,还可以玩玩手摇的老式电话,而在外公的办公室,电话是绝对不能玩的。

外公在文革期间曾经被打成过“走资派”,但受到的批斗并不算多,那些从不手软的造反派们,似乎在面对从来就面慈心善,老老实实,对任何人都客气有加的外公,也还没有丢掉残存的良知。

外公好酒却量浅,但几乎是每顿饭都得喝上一两杯。原以为外公是喜欢喝酒,但长大后才明白,外公是一个内向而极好强的人,他不善于去向他人倾诉自己的快乐和痛苦,只能在每天的浅斟小酌中释放自己的情绪。外公敬业而勤勉,在我的记忆中,他几乎从来都是到凌晨才睡觉,他经常告诉我,农民最苦,国家还穷,他要尽可能多工作。外公善良大度,他从不与人争吵,总是默默做自己的事,无论委屈也罢难受也罢,他从不抱怨也没有牢骚。

也许是老天过于嫉妒外公给予我的爱,要提前把他拿走,外公在我10岁左右时就离开了我,走时还不到60岁。外公患的是肝硬化晚期,医生说是长期的积劳成疾,与喝酒也有一定关系。在一个夏日的夜晚,我梦见有一群打着灯笼火把,拿着铁链镣铐的恶人,把我的外公带走了。第二天清晨,被病痛折磨了近半年的外公去世了。

看着外公清瘦苍白的脸,我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爱我疼我的外公,你真的走了吗?你不再对着孙儿笑不再让孙儿在你面前绕膝撒娇了吗?孙儿再不能搭在你自行车后和你一起上山下乡了吗?你的口袋中也不再有我喜欢的糖果和点心了吗?......

外公火化的那天,我曾经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我要扑进那红彤彤的炉火中,我不能让那火去毁坏我外公,我要和外公一起去天堂。最后,我晕死在了父亲的怀里。

我知道,我失去了我的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