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悬崖勒马  

2007-12-11 11:41:46|  分类: 我的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敢说,莫的几个人有悬崖勒马的经历。嘿嘿,我有。这个故事是应陈薇姐姐的要求写的,有点自爆丑事,自我炒作的嫌疑,反正大家不准笑哈。

好像也是99年嘛,第一次认识李伯伯儿,那个时候李伯伯儿和陈薇姐姐新婚燕尔,甜蜜得很,更离谱的是,由于彼此之间不很熟悉,李伯伯儿把自己隐藏得之好,居然表现得相当之内向,相当之腼腆,直到车走出2`300公里后才开始原形毕露。

那次由于人太多,就没有自己开车,集体坐了一个依维科,摇摇晃晃就往若尔盖去了。车上除了李伯伯儿、老蔡、李立和我是男的,其余全是美女,有胖姐、陈薇姐姐这种资深美女,也有李毅、李情、婉儿这种当红美女。当然,在这些当红美女面前,我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新婚的李伯伯儿显然无心也无胆,李立就更不用说了,有贤惠善良的刘冰在面前,即便有心也无胆,再剩下就是老蔡,论年龄论长相论才华,都不是对手。

一路上在花丛中,我是相当的风光啊。但是,有得必有失,跟美女些关系太好也恼火。比如嘛,好吃的胖姐和婉儿黄河鱼整多了,又是饱嗝又是屁地半夜从帐篷里面出来拉肚子,非要我站岗。唉,站岗也就不说了,啥子蹲下去以后满地的草棍棍锔屁股啊啥子脚底下有土豚跑啊,全要大呼小叫一番,更可恶的是,非要我站在下风向,还不能站远了,必须在10米之内把她们两个白晃晃的屁股看到起,那个臭啊,现在想起来都恼火。当天晚上分配帐篷时,我还是聪明了一哈,坚决没有主动招商引资(当然,内心深处也还是希望有美女过来跟我一起混帐的)。结果,老蔡厚起脸皮跟李情、李毅两姊妹挤一个帐篷,以为搞到着了,没想到遭屁和饱嗝折磨了一晚上,还只能按两姊妹的要求侧躺在帐篷最外面的一堆石头上。第二天,老蔡是眼也乌了,腰也闪了,一脸的苦笑。

最后,就因为美女,我还是遭了壳子。

那个时候在黄河第一湾骑马,5元钱随便骑,骑一天都没关系。大家正在打马扬鞭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一声惊呼,只看到一匹马在跑,李情不晓得遭马甩到哪里去了,估计不是掉到草丛里面就是掉到沟沟里面去了。

当此美女遇难之时,我咋能坐视不管呢?于是想都没想,从旁边拉过一匹马就飞身上去,准备英雄救美去了。上马才发觉,这是啥子马嘛,除了缰绳以外,背上光溜溜的,不要说鞍子,连马镫都莫的,我愣了一哈,心想,管他的哦,先救美女要紧,还是策马狂奔哦。

马一开始还是多听话的,对到李情掉下去的那个方向就去了。等到要跑拢了,开始不对了,马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随便我咋个拉缰绳,马还是在李情面前绕了个圈往黄河边的山上跑去了。这下,轮到身后的妹妹些为我惊呼了。等马跑上山,还在一往无前地狂奔,我一看:坏了,山下就是泥汤滚滚的黄河!未必马要自杀?这哈冷汗都给我吓出来了,只好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使劲拉缰绳。拉得马前蹄竖立,总算在最后一秒停下来了,我总算晓得古人说的“悬崖勒马”是咋回事了。

但事情还没完,马虽然不往黄河里面跳了,但有折头开始往公路方向狂奔了。当时的感觉就是:这匹马肯定疯了!速度快到哪种程度,连雨点打到我脸上都是痛的,估计有4`50码嘛。看到马往公路方向跑,我反而不虚了,心想:老子小时候再咋个也是骑过军马的,你未必还把我甩得下来?再说了,前面就是一道2米多高的铁丝网,未必你这匹烂马跳得过去?只要你跳不过去,总有跑累的时候,未必还不让我下来?

看到越来越近的铁丝网,但马却丝毫没有减速或者绕行的意思,我心头那点小九九哈就飞了,我晓得,遭了,这匹烂马是跟我较上劲了,估计是准备和我同归于尽了!就在马即将接触铁丝网的瞬间,我主动往空中做了个跳的动作,随后就是听到马重重地撞在铁丝网上,而我则腾在空中,往铁丝网外面飞去。

落地后,我至少昏迷了一两秒钟,醒过来后发现腰部剧痛,呼吸困难,更可怕的是,双脚居然没有知觉,不能动了!我一想,遭了,未必我腰椎遭摔断了?未必我遭整瘫痪了?未必我下半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终于,李伯伯儿他们也跑过来了。看到他们隔到铁丝网的一脸关切,我还是多感动的。大概10来分钟,还没等他们从铁丝网那头绕过来,我终于站起来了,还好,还没瘫痪!

旁边的藏民也跟到松了口气,再看哈那匹闯祸的马,比我更惨,脸、前腿遭铁丝网划了无数的口子,有几个口子都看得到白森森的骨头了。

在返程的途中,我是享尽了齐人之福,坐车时可以名正言顺地躺在李情李毅两姊妹身上,晚上还可以享受两姊妹的轮流按摩。我问她们,要是我真的遭摔瘫痪了咋办?人家两姊妹大义凛然地回答:你是为了救我们摔伤的,我们两姊妹就伺候你一辈子!

我的妈呀,美死我哩!

 

说句题外话,若干年以后,我再次来到黄河第一湾,居然还看见了那个藏民也还看见了那匹伤痕累累的马,我上前问藏民:马马身上这么多伤是咋搞的?藏民回答:成都的,你们的游客,骑我的马去撞铁丝网,马马伤得重!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