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晃眼10年了  

2007-12-13 16:02:25|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晃眼,我和弘姐在一起快10年了。10年来,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的磨难也不少了。弘姐总说我尽管是奔四的人了,但娃娃脾气始终也改不了,总是喜欢我行我素,不去关注她的感受和情绪,10年来让她流了不少眼泪,怄了不少阴气。把她从一个脾气超好、宽容大度的女人变成了一个敏感、多疑、易怒的女人。

仔细想想,弘姐也真是不太容易,把一个女人最美好最知性的10年耗在了我身上。

 10年前的弘姐,集中了一个女人在30岁上下最美好的成熟与风韵。那么快乐,那么自信,一张白里透红的娃娃脸上,写满了从容与自然。弘姐总问我当时看上她什么了,我说是看上了她的自然与不做作。她说,在农田里劳动的村妇就自然不做作,我为什么不去喜欢?我说,我喜欢的就是属于你的自然与不做作。

10年前的弘姐,无疑是自信的。外企白领,小资风采,身边还围了一大群仰慕者,这样的女人想不自信都做不到。那时,我可以带着弘姐和一大帮女朋友一起玩;可以把婉儿贴在我脸上的蝴蝶带回家给她看;可以左边挽着李情右边挽着李毅招摇过市,弘姐还傻乎乎笑眯眯地跟在后面;可以对林红英要和她对我进行公平竞争的宣言不以为然;弘姐还可以任由我在青鸟酒吧和那里的小妹妹打情骂俏。那时的弘姐,绝对相信自己的魅力和实力,不会担心任何女人能把我从她身边夺走。

弘姐第一次吃醋是在蓉府茶楼。那时,我们基本每天都会去打牌,而李毅也总会跟去,即便不上桌子,也总会在我旁边看。李毅看我打牌时,要么是坐在我椅子的扶手上,要么就趴在我肩头上,弘姐对此也习以为常,并没有特别的感觉。直到有一天,弘姐一个叫董静的朋友把弘姐叫到一边,很严肃地对她说:你要注意呢,胖哥和那个叫李毅的小女孩不对哦。弘姐笑了:没事,他们多少年的朋友了,一直这么随便,要有事早就有了,等不到今天。董静说:朋友?一般朋友会这样亲热?那个李毅简直是把整个身体都趴在胖哥身上了,连胸脯都贴到胖哥头上去了!

弘姐一看,真是这个样子的啊,立马心里就开始凡嘀咕了。从此跟我约法一章:可以和李毅交往,但不许那么亲热!我答应了。

不久,因为一个玩笑,问题更复杂了。

一天夜里,弘姐外出陪客户去了,我一个人在家正闲得无聊,突然接到李毅一个电话:胖哥,出来耍嘛。我问:耍啥子?天冷,不想出来了。李毅说:怕冷啊?去洗桑拿啊。我随口回答:洗桑拿?除非是洗鸳鸯浴,否则我绝对不来。李毅:洗鸳鸯浴?你要敢出来我就敢去!我反而虚了:算了,我胆子小,你不要吓我。

没想到,第二天我们就和李毅她们约到一起玩儿,刚一见面,李毅的脸就笑得像一朵花:弘姐,我要揭发一件好人好事---胖哥之坏,约我去洗桑拿,还非要洗鸳鸯浴!

弘姐满脸的笑在那瞬间凝固了,回过头很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脑壳里面嗡的一声,顿时就蒙了,也只能狠狠地瞪了李毅一眼。李毅居然还敢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正准备发脾气,弘姐发话了:你一个大男人约人家一个女娃娃去洗鸳鸯桑拿,你还好意思瞪人家,人家又没造你的谣!

我那个气啊,恨不能一头在柱子上撞死。小时候一直看不懂《窦娥冤》,这次终于明白了,人间真的有冤情啊,真的可以冤得“冬雷震震,夏雨雪”!

那下午耍了些啥子,我完全行同梦游,奇怪的是弘姐居然和李毅她们耍得风平浪静一派祥和,但我晓得,一场暴风雨肯定在家里面等着我。果然,回家后我和弘姐发生第一次剧烈的争吵,任由我怎样解释,弘姐就是不听,就是认定我是一个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花心大罗卜。

这次争吵揭开了我和弘姐近10年吵闹史的序幕。说来也奇怪,吵归吵闹归闹,我们还是在彼此真诚地维护着对方最底线的情绪,不会刻意去激怒对方。我常说,吵架其实也是一种交流方式,只不过从形式上看激烈一点罢了。弘姐说,我们就是前世的冤孽,就是一对欢喜冤家。每当吵完,轻抚弘姐余怒未消的面孔,我都会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歉意。

若干年后,李毅生娃娃住进了医院,我准备去看看她,弘姐说:这哪是你们这些男人干的事,我去吧。没想到,弘姐从医院回来后居然满心欢喜,一脸坏笑地对我说:胖娃,我应该让你去医院。我问:为啥?弘姐回答:哈哈,你的那个骨感美的弱不经风的像周讯一样古灵精怪的小妹妹,现在已经胖得像发面馒头,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看着弘姐少有的幸灾乐祸的表情,我也乐了。不是笑李毅,是笑弘姐终于回归的自信。

又若干年后,有事找李情找不到,就给李毅打电话,我随口问:听说你生了娃娃以后胖得像猪一样,是不是真的?李毅:是啊,不过那是一两年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又瘦了,身材跟原来一样好,不信你来看看嘛。

不久,正在看电视的我感慨:唉,周讯老了,完全没有年轻时的那种带点邪气的可爱味道了。弘姐在旁边接话道:周讯老了,像周讯的李毅也老了,我弘姐就更老了。那胖娃你老没有呢?

是啊,逝者如斯。红颜会衰,少年会老,就连威廉的下颌上都白须渐生,有什么能不死不老呢?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