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再次玩味大北线(续二)  

2007-12-20 03:44:32|  分类: 边走边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天一早,我们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是给湖南那个哥们打电话,询问他昨天的旅程是否顺利。湖南哥们一开口就叫苦不迭,说他早晨和我们分手后刚从尼玛县城出来就陷车了,幸好陷车处离县城只有2公里,所以求救还算顺利,但是因为陷车时忘了把车钥匙取下来,结果钥匙被锁在了车里,只好砸了一块窗玻璃。但他后面的行程还算顺利,有了我们给他的“葵花宝典”,他基本没有迷路。在听了我们一天的经历后相互唏嘘了一番,互道珍重互祝顺利后挂了电话。

于是,继续上路。

改则到阿里之间的确是有毛坯路的,但这路还不如草原沼泽道路让人舒服。这些毛坯路刚建成不久,就已经形成了连续不断的搓板。没有跑过搓板路的人很难想像那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痛苦,路面规则地布满了间距5`10cm的搓条,宛如用巨大的履带式坦克碾压过一般。车行其上,只要速度上了10KM,就会产生高频的震动,震得车几乎散架,人晕头转向。要想不受这种痛苦的折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把速度降到10KM以下蜗行,二是把速度提高到80KM以上狂奔。蜗行是不现实的,狂奔也是不可能的,且不说在海拔接近5000的地方还要不断地爬坡上坎,车的动力性能允不允许,单是路面遍布的宛如尖刀的石块就让你的轮胎随时处于危险状态,再说了,速度上去了,人是舒服了,但高频震荡使你车的减震器可能随时牺牲。

于是无论如何痛苦,也不管车发出怎样的怪声,我始终把车速保持在50~60之间。实在难受的时候,就干脆下路,到戈壁草原上找便道走。走便道的感觉最为舒服,车在柔软的草原或是沙地上穿梭起伏滑行,那种味道总让我想起德芙巧克力的广告语“此刻尽丝滑”。但便道总是不如路基多,大多数时候只能在搓板上忍受酷刑。

终于,刚从盐湖城出来后不久,我的右后钢板牺牲了。所幸还不算完全倒霉,只是第二片折断,尽管车倾斜得厉害,但在重新配重后还是可以勉强前行。但速度就只能在20KM左右了,还必须走路的左侧,以保证车的重心尽量往左倾斜。

在爬行20多公里后,我们在一个小镇上找到了一家专为大车焊钢板的小店,花了一个多小时,勉强把钢板处理好,继续往阿里狂奔。

到革吉县城的时候,虽然还是天光大亮,实际已经是夜里9:30了,我们原打算住下来,第二天再慢慢往阿里晃荡。但满街醉熏熏的藏族小伙子和对我们这些外来者极不友善的的商家,最终彻底打消了我们留宿的念头,我们以最快速度吃完饭后,趁着西面还有最后一丝霞光,又重新上路了。

从革吉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了传说中可怕的大河旁。天已经完全黑尽,眼前的大河在隐约的星光下波光粼粼,水面的确很宽。我们试图找到适合涉水过河的路段,但四处巡视一番后,发觉只有一个地方似乎是车辆渡河的路口,但此时河中央分明停着一辆被困在水中的货车,司机正在车上,透过强光手电和车头射灯,我们发现水就在驾驶室门边流动,估计水深肯定有70cm左右。经过询问得知,这个大车刚被困住不久,原因是车轮被水下的两块巨型石头卡住了,司机只能等待天亮后找过往的车辆救援。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大车尚且如此,我的车如何能过去?我和捷越有提着强光手电四处打探了一番,还是发觉此处就是唯一的渡河点。怎么办?是在河边就地扎营还是硬闯?我一时也没了主意。在车内小憩了一会儿后,我无意中发现河对岸有隐约的灯光,似乎还有施工的工棚。原来旁边有一座正在施工的大桥,大桥刚搭了一个连接两岸的钢梁,显然车肯定是过不去的,但人可以过去呀。我有点兴奋,与捷越商量一番后决定让他过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向修桥的民工们咨询一下过河的事情。捷越爽快地答应了,并高兴地拎着手电往对岸去了。我和弘姐在车里毫无睡意,由于担心捷越的安全,四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住对岸的手电光。

大约半小时后,捷越兴高采烈地跑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藏族小伙子,看他兴奋的样子,估计有门儿。果然,捷越告诉我,藏族小伙子答应帮助我们,条件是要给他100块钱。只要我们给钱,他就和他的伙伴共同帮我们渡河,他上我的车帮我们指点河中的正确航道,他的兄弟伙则在对岸用手电为我们指示正确方向。

我们赶紧答应下来,生怕他们临时变卦。

藏族小伙子坐上副驾位置,我们略微准备了一下,开始下水。没想到,刚一下河,就把我吓了一跳:水直接就没到了车灯的位置,水就那么从引擎盖上漫了过来,车灯已经有一半淹在了水中,灯光的光柱在水中犁开,清澈的河水在车灯的照耀下流光异彩,非常奇幻。我哪有心思欣赏这些,低四,2档,脚稳稳地踏住油门,不敢有丝毫大意。藏族小伙不断要我向左向右打方向。很快我们就到达了河心,这时的jeep 已经完全变成了两栖坦克,一旦在水中熄火,车就完了,我们就只能爬回成都了。

没想到运气真的就那么好,顿都没顿一下,我们就上到了对岸!

用100元钱和几个真诚的拥抱感谢完小伙子们后,我们继续上路。

凌晨1点,我们到达了阿里。至此,我们的大北穿越线胜利完成!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