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松林口遇险  

2007-12-06 14:00:22|  分类: 奇闻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林口在7`8年以前绝对是川藏线上最令人恐怖的地段。在1998年到2000年短短2年多的时间内,这里发生过大大小小的劫案40余起,遇害的过往司机10多人,最离谱的是甘孜州人行的武装押运运钞车和道孚县公安局长的座车都在这里被伏击过,被当地警方剿灭的抢劫团伙有3`4个。被剿灭的抢劫团伙大多武器精良,居然有微冲、81-自动步枪等军用武器。

99年11月份,我和普子、朱斌、何川开着我那辆老jeep在松林口就差点丢命。

早在新都桥住宿时,过往的货车司机就提醒我们过松林口的时候要注意,一定要在天黑之前过去,并且尽量与其他车辆结伴同行。但当时我们认为这些司机不过是在编故事,夸大事实,所以并不太在意。

在一早从新都桥出发后,我们几个手臭瘾大的假摄影发烧友一路狂拍。那时还没有数码相机,尽管我们每人都带了至少30个以上的胶卷,但还是惜片如金,非要等到理想的光线才下手,这一路折腾下来,过了龙灯草原到达松林口垭口时才发觉:天已经快黑了!

面对松林口内密密麻麻、阴森森的灌木丛,我们终于意识到:农夫山泉,有点悬!怎么办?退回八美?要走100来公里冤枉路;前进?冲过松林口只要20公里就到道孚县城。他们三个大眼瞪小眼,全部把责任推给我,非要我来下决心。我当时心一横,做了一个现在想起来都绝对后怕的决定:管他妈的,反正天还没黑,冲!

松林口其实不长,也就7`8`公里,是一段盘山而下的道路。之所以这里劫匪屡出,原因有两个,一是这段道路长期过水,路况一直较差,车跑不起来,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松林口内并没有松林,道路两边全是3`4米高并且长得非常致密的灌木,道路就在灌木从中蜿蜒穿行,劫匪极易隐蔽,抢劫得手后也非常容易逃脱。

我的车进入松林口后才发觉,原本就已经昏暗的光线,此时更加昏暗。整个松林口寂静无声,连一声鸟叫虫鸣都听不到,甚至连一缕风都没有,静得令人窒息,被淡淡暮霭笼罩的灌木林透着一丝丝的凉气,林中蜿蜒的道路没入远处的黑暗中,仿佛一张大口正等着将我们连人带车吞噬。

车上四人谁也没敢说话,反正是8只瞪得比包子还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满是汗水---我估计他们也差不多,或许比我还害怕。

大概走4`5公里后,感觉是已经走完了最阴森恐怖的地段,而且眼看着灌木林也渐行渐疏,我正准备吐一口长气。就听“扑哧”一声,感觉车猛的往右后一沉,我本能地踩了一脚刹车,但随即又松开,把脚死死踏在油门上猛地开始加速。我知道,肯定是右后胎破了,但这么迅速地泄气,绝对不是意外,一定是人为的结果,是劫匪在路上安的刀片划破了轮胎。

jeep象一只跛脚的狗一样,伴随着轮胎泄气后钢圈直接摩擦地面的尖利的金属撞击声,左摇右晃跳跃着向前冲去。正如我预料的一样,我们刚开出5`60米,身后就传来了微冲点射的声音“哒哒,哒哒,哒哒哒”。命不该绝的是,我正好进入了一个弯道,驶离了枪手的视线,后面又传来了几声断断续续的枪响。

我已经忘了害怕,也忘了心疼车,只是下意识地紧紧抓住方向盘,脚下把油门蹬到地,只想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事后回想起来,我好像根本就没换过档,估计是把2档拉到了5000转的红线转速。就这样,不知道跑了多远,跑了多长时间,直到看见公路边有一座挂有“车匪路霸报警点”牌子的院子,房子旁边有一个穿军大衣拎56式冲锋枪的人拼命在向我挥手时,我才稍微清醒一点,我把车冲进了小院,穿军大衣的人随即关上了小院的铁门。我这时才看清,小院中有大约7`8个人,有穿警服的也有穿便衣的,基本人手一枪,但大多趴在围墙上向外张望,并没有冲进松林口去现场打击车匪路霸的意思。

我们四人这才从恶梦中醒来,彻底松了一口气,知道我们完全安全了!接下来惊魂稍定的我们才从与警察的攀谈中得知,这是松林口出口的一个报警点,距我们被枪击的地方大约3公里。按警察的说法,我们是相当的幸运,一是时间恰到好处,估计是劫匪刚安好刀片,正折身回林中拿其他东西时我们就被扎破轮胎,所以我们开出50多米劫匪才来得及开枪;二是天色渐晚,光线比较弱,再加之车轮破了后车开起来左摇右晃,所以劫匪的子弹并没有击中我们,否则,按劫匪的枪法,我们肯定得有人受伤。至于我们质问警察为什么不出击时,警察告诉我们,他们这7`8个人如果进入松林口在灌木中与劫匪枪战,估计一大半都回不来,他们还不想这么冤枉地当烈士。

检查车,除了右后钢盆报废外,基本没有大碍,我们在警察的协助下,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轮胎,趁着还有最后一丝光亮,向着道孚县城狂奔。

从那天起,我们在此后10来天的旅程中,从来不敢5点钟以后还在路上狂奔;并且,对于橡皮山、罗锅梁子这类名声在外的险恶之处,是绝对等有车来了再结伴通过。但就算如此,我们四个人与两个偶遇的货车司机在罗锅梁子垭口结伴撒尿时,仍被货车司机指着山顶几个打马冲我们狂奔而来的藏民说的那句:“劫匪来了!”吓得把撒到中途的尿给瞥了回去,也不管“仓库门”关没关,尿撒到裤子上没有,跳上车就跑了。

此后,数年中有无数次从松林口、橡皮山、罗锅梁子等处经过,一次比一次踏实。松林口的灌木已经被砍伐完毕,不再有阴森恐怖的感觉,路也基本修好了。橡皮山、罗锅梁子也已经河清海晏,一片太平了。特别是罗锅梁子,原来短短20公里3个车匪路霸报警点的景象已经不见了,现在是道路宽阔平整,可以任由你狂奔。

整个317国道基本已经清静了---哦,不完全,我们06年10月在江达县同普路段还经历过一次惊魂。318国道除海子山一线偶有匪闻外也基本没事了。

那天和一个朋友聊到这些事情,他打趣说:“树子砍完了,不要说劫匪,连耗子都藏不住了。”我说:“是,哪天老子也学周正龙,去PS一张照片(不用PS,直接喊个藏民去装扮成劫匪拍几张照片),然后发给政府,要求政府拨点专项资金,用于奖励相关有功人员---有劫匪充分说明植被好了嘛,充分说明政府的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的可持续发展战略是有成效的嘛,劫匪都有了藏身之地了哒!”

  评论这张
 
阅读(18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