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生与死  

2007-08-17 11:29:37|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去过这么些年,经历过无数艰难困苦,经历了无数次生死考验,有两次的经历让我毕生难忘。

一次是1996年10月,刚从单位辞职无所事事的我一个人开着自己那辆很拉风的2020城市猎人,兴致勃勃地踏上了第一次远征珠峰,阿里的旅程。满脑子的无知者无畏,满脑子的万丈豪情,满脑子的浪漫与梦想。

尽管那时的川藏线奇险无比,尽管那辆拉风的二手2020 毛病不断,不过老天爷还真算眷顾,一路上还算基本顺利。但在到珠峰的路上,我还是经历了一次浪漫而真实的死亡触摸。

记得是我在定日县美美地睡了一觉,吃过午饭后才懒洋洋地向绒布寺进发。10月中旬的定日,已经飘起了雪花,仿佛那时的气温要比现在低很多。

在薄雪铺装的土路上一路盘旋而上,身边只有偶尔飞过的红嘴黑乌鸦为伴,周围仿佛已经被初冬的寒气给凝固住了。上山后不久,居然穿过云层,到达了云海之上,一时间,蓝天,白云,雪峰扑面而来,让人有飞天升仙的感觉。然而,危险,也就这么不知不觉地降临了。在里久乌拉山垭口不足100米的地方,我的车熄火了!怎么也打不着了。

一开始,我并不太在意,认为往后退退就可以助燃了嘛,但下车一看,我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上珠峰的道路可象现在还有碎石铺面,完全就是刚开出来的毛胚,路面密布着小西瓜大小的鹅卵石,在加上已经结成硬壳的冰雪和路边的悬崖,我根本不可能后退。事实告诉我:被困住了!

我开始慌张,忙下车打开引擎盖试图修理,但一番折腾后,我意识到这一切都没用,是因为海拔太高造成的闷油,我只有一个选择,等缸内的汽油自然挥发。至于要等多久,就只有天知道了。

眼看着时间慢慢流走,太阳懒懒地向西移动,海拔5000多的垭口风开始大了起来。等待,等待,在等待缸内汽油挥发的同时,也在等待零下20多度的寒冷,等待极度的缺氧,等待死亡。

我眯着眼看着还算刺眼的太阳,心情反而平静,没有恐惧,没有失落。我走上久乌拉垭口,看着眼前依次排开的洛子峰、马卡鲁峰、珠峰、卓奥友峰四座神山,居然有一种圣洁的祭祀感觉,我脑海中浮现出了《旧约》中的一段话:一代人走,一代人来,大地依旧,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太阳升起,太阳仍然升起......

我点燃一支烟,找了一个石头坐下,静静地等着太阳落下那壮美时刻的到来,等待着自己被作为牺牲奉上祭坛的那一刻的到来。直到一阵清脆的铃声将我从冥想中惊醒。

我赫然发现身后居然来了一群牛和几匹马!这是一家转场的牧民,两夫妇带着三个子女,大的也就12`3岁,小的不过3`4岁。天啦!这难道是圣洁的珠穆朗玛女神派来的天神吗?

求助,交流。人推,马拉。短短的100米,足足耗费了一个多小时。在累得虚脱的喜悦中,我的车随太阳一起向山下滑去,1公里后,发动机轰的响了。这一刻,我知道:我活了,不用上祭坛了!回望垭口上的身影,我的眼泪禁不住潸然流下......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