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生与死(二)  

2007-08-19 13:26:57|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每一次处于死亡边缘的时候都没有摸到死神的胡须,但濒于绝望的心路历程确可以成为你一生的财富,可以让你对生命,对人生有更深刻的认识。

1997年初冬,我卖掉了自己的2020战车,换了一辆jeep7250,尽管是两驱,但舒适性和动力比2020好多了。换车后,又开始厌倦于城市的沉闷,蠢蠢欲动。正好看到了一篇关于可可西里反盗猎的报道,于是,热血一涌,开上车直奔可可西里而去。

 那时的可可西里,并没有想现在这样管理严格,基本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在青藏线的二道梁附近,我随便找了一个道口,往草原腹地拐了进去。

初冬的草原,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气,衰草连天,牛羊慵懒,薄薄的霜雾若有若无地飘荡在地平线上,下午2点的太阳似乎还没睡醒,散发着淡淡的热量。

我看着简易的指南针,一路往西北方向而去。不久,就看到了藏原羚和野驴群,并不多,也很怕人,远远地就开始狂奔而逃,在草原上卷起一阵烟尘。我看看里程表,已经离开公路30多公里。我原计划是往草原中走3小时左右,差不多是70公里后再往后走,完全可以在天黑前返回二道梁。

车在草原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烟尘,有一种很硬的自由自在的驰骋感,没有目标,没有伴侣,没有注视的目光,我向远方的地平线驶去......

实际上我的计划完全已经被自己忘记了。我只有一个念头:前行,前行。想看看山的背后,地平线的深处到底会有怎样的美丽,以至于我把前方的夕阳和落日当做了召唤,我已经被美丽催眠。

但是,我很快就清醒了。因为,我只顾着看远方而没有注意脚下,我的车陷在了一个没有完全冻实的沼泽中。陷车的泥潭不大,也只陷住了右后轮,但我挣扎了几次后还是没能脱困,7250毕竟是两驱车啊。

我这才开始冷静分析自己的处境,看了路码表才知道,我已经远离公路70多公里,从下午2点到7点,我走走停停跑了5个小时,油箱中的燃油还有大半箱,应急食物可以支持2天,车上的辅助工具没有一件可以让我脱离目前的困境。而这个位置,这个季节,绝对不会有牧民或者其他人经过,求援的可能性几乎为0。如果选择步行70公里回到公路,几乎就等于自杀。

我想起了在珠峰久乌拉山的经历,安慰自己说:不着急,会有人来救你的。但很快就放弃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初冬的草原,远比久乌拉山可怕,随着太阳的西沉,寒气似乎象是从地下冒出来的,风开始大了起来,温度一下子就降到了零度以下,我的脸被风刀拉得生疼,忙逃回车里。

黑夜和车窗玻璃上的霜一样,迅速地蔓延开来,除了风掠过我的车顶和草尖的声音外,周围没有任何其他的响动。渐渐地,连风也小了,周围一遍寂静,车内只有我的呼吸声和呼出的湿气在窗玻璃上结晶时的细微咔嚓声,身上的衣服和车箱在越来越低的气温中变成了一张薄纸,我开始浑身筛糠。不得已,我把车打着火,靠发动机微弱的热气来温暖一下车内。

寒冷!寒冷!寒冷可以救我呀,寒冷可以把泥潭冻硬!我灵机一动,忙下车观察沼泽的情况,泥潭的表面已经开始结冰。我打开后备箱,拿出一桶备用机油,小心地抹了一点在被陷住的右后轮胎面上,然后挂档空转了一下轮胎,让机油隔离开胎面和泥潭,避免把轮胎冻住。

做完这一切,我已经被冷得全身僵硬,逃回车里后稍稍好受点。不久,我把车熄了火,我必须确保车有足够的燃油回到公路,必须要确保自己能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还活着。就这样,我每一小时下车观察一下泥潭结冰的情况,回车后再打着火取暖10分钟。我几乎是在下意识地重复着这些程序,我不知道能不能行,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仿佛就仅仅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可以坚持下去的理由,找了一个渺茫的希望而已。

只有一个感觉:冷。我不敢把车打着太久,我只能找出吃的东西来,靠不停地跺脚咀嚼来制造一点热量,然后想像自己在盛夏的成都吃火锅,吃得满头大汗,吃得痛快淋漓!数次即将睡着,有数次被自己强行唤醒。我不停地看表,但似乎时间也被寒冷冻住了,哪怕是一分钟都那么的缓慢悠长......

一分钟,一小时,就这么慢慢往下捱着,有好几次我都告诉自己,不要苦苦撑下去了,想睡就睡吧,睡着了就不冷了,睡着了就不怕了,睡着了醒来就是太阳。

终于,我看见在我身后的东方,露出了一丝鱼肚白。天,快亮了。我下意识地看看表,凌晨5:45。尽管只是一丝小小的光线,却让我看到了希望,居然一下子感觉到了温暖和力量。

6:30,在东方泛起的红晕下,我打着了车,等预热了10分钟,我迫不及待地挂上了一档,轰油,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我闭上了双眼,猛地抬起了离合......

车,在传动系统怪异的撞击声中一下子挣了出来!

我定了定神,在确认自己真的脱困后,把车调了个头。车头朝向东方,透过前窗的霜花,东方的红霞变得如此奇幻和灿烂......

我又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