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周伯伯儿2`3事  

2007-09-11 12:14:21|  分类: 我的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周伯伯儿以前,就已经被李伯伯儿在耳朵边上念峪了。第一次和周伯伯儿见面,是2001年左右的时候,帮陈伯伯儿的《尘埃落定》选外景。

在收费站集合时,李伯伯儿一把拉上我,多兴奋地说:“胖哥,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多卡通多憨厚的大人物!周晓明,过来哦,介绍一哈,这是胖哥,嘿嘿,这个嘛,就是你耳朵都听起老茧的---周伯伯儿!”

事隔多年,我依然清楚的记得,周伯伯儿当时是穿了一件黄色的体恤,图案的确比较卡通。和体恤图案同样卡通的还有周伯伯儿在阳光下憨厚的笑脸。周伯伯儿在和我握手时,一边裂开嘴多真诚地笑一边把我上下打量一番:“李继祥,没对哦,哪有这么瘦的胖哥哦。”周伯伯儿的手握起来感觉肉很多,很温暖。

没想到,这一见面不打紧,从此以后我一想起周伯伯儿就会笑,这一笑就笑了7`8年!

周伯伯儿是一个多认真的人!做事极有责任心,严格按程序办事。

2004年国庆,也是在白玉到德格的路上,大家看到美景,就一窝蜂下去搞创作,车就随随便便地停在路边,连火都没熄。没想到,这一整就是一个多小时(主要是李伯伯儿车上带了几个美女徒弟)。我提醒李伯伯儿熄火,但这个时候身边美女云集的李老师,哪里还顾得到那么多嘛,随口就喊旁边看热闹的周伯伯儿:“周晓明,你去帮我熄哈火嘛。”周伯伯爽快地答应了,跳梭梭地跑过去,打开车门,坐上汽车,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以为周伯伯儿要把车挪一哈,嘿嘿,没想到人家周伯伯儿在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只是“啪”把钥匙关了,熄火!然后,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关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非常之标准。我们当时就笑得全体在地上打滚!

在回来的路上,一直由周伯伯儿担任路况播报员,这哈,对讲机就没离开手过。由于队伍中有一个香港朋友,整个播报过程周伯伯儿始终坚持使用普通话,尽管椒盐但语音清楚:“注意!左小面,右白菜......注意!对面左边来了3个罗汉儿......”一路上兢兢业业,绝不出错!唯一的一次错误是慌乱中把一辆大东风报成了“大风车”。在播报过程中,周伯伯儿不抽烟不喝水,数次因过于专注而忘了丢烟头差点把手烧起泡。天快黑时,周伯伯儿的对讲机电池用干,从此就丧失了路况播报资格,但是,周伯伯儿依然把对讲机紧紧握在手中,双眼紧紧盯住前方,依然在为集体的安全劳心劳肺!

周伯伯儿酷爱下围棋。

2006年春节,我们到云南的版纳、元阳、抚仙湖去过春节。同行的周勇是李伯伯儿的学生,也是围棋高手,一路跟周伯伯儿手谈。当然,周伯伯儿的棋实在是不能和周勇这个半专业棋手相比,屡战屡败后,周勇为了顾忌周伯伯儿的面子,也就能推就推能躲就躲,周伯伯儿那个心焦啊,明显感觉人都老了一头,吃不香睡不好。终于,在抚仙湖,周伯伯儿经过深思熟虑后与周勇进行了一次相当严肃的对话:“周勇,这几天我想了一哈,经常扭到你下围棋确实很影响你休息,这样,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我们还是关起,整点输赢。就100元一盘嘛。”周勇一听,马上说:“要不得!要不得!我认真陪你下就是,不关不关!”周伯伯儿一咬牙:“周勇,你也姓周,应该是我兄弟,我的意见还是关起,就整小点,50元一盘,你看如何?”说完后,用真诚的目光眼巴巴地把周勇盯到起。这哈,把周勇感动得差点眼泪都掉下来了。关就关嘛,50就50!

于是,在抚仙湖边静谧的夜风中,两天时间始终传来“啪”“啪”落子声。反正,声音是从晚饭过后就开始了,好久完的我们就不晓得了;反正,每天晚饭后,就看到周伯伯儿多早就回到房间里面,然后手上抓个木头棋盘,眼巴巴地把周勇的房间门盯到;反正,每天周勇上我车的时候眼睛都熬红了的;反正,周伯伯儿精神越来越好,心情也极度愉快,就是右手食指和中指熏得焦黄,还隐约有水泡,据说是下棋时忘了丢烟锅巴烫的。至于周勇赢了好多钱我们就不晓得了,反正他给他儿子这个样子说的:“火炮礼花随便整,放完了爸爸又给你买!”

周伯伯儿厨艺了得。其中,以强行操作的“科崽煎”尤为著名。

那是在雨夜冒险偷渡到麻兰岛以后,大家惊魂未定,饥寒交迫。这个时候,周伯伯儿自告奋勇下厨了,决意要让大家吃一顿丰盛的晚餐。

我们当时就在岛上找了一户渔民,借用他的厨房和锅碗瓢盆。一会儿,土灶就红红火火地烧起来了,鸡蛋、挂面、海鲜、罐头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周伯伯儿面前堆了一圈。周伯伯儿开始在灶台前挥汗如雨,奋力操作。没想到,就听“哐仓”一声,大铁锅遭整了个洞,火苗子直接从破了那个洞往外窜。几个在帮厨和给周伯伯儿打下手的母母吓得惊叫唤,没想到人家周伯伯儿处变不惊,大手一挥:“不要怕,各就各位,强行操作!”

就这个样子,在铁锅接近报废的情况下,人家周伯伯儿还是为大家整出了一顿相当丰盛,而且热气腾腾的晚餐:挂面一盆,相当精细的臊子一盆,科崽煎(其实就是蛋炒饭)一盆。

面可以随便挑,科崽煎可以随便整,但是,凝聚着周伯伯儿毕生功力和心血的臊子却不能随便加,每个人在挑好面以后,必须排队前去由周伯伯儿亲自加臊子。每个加完臊子后,必须当着周伯伯儿的面吃一口,在每个人吃面的时候,周伯伯儿都会嘴巴微张用期待的眼神看你的反应,如果你表示好吃,周伯伯儿就会满足地裂开大嘴憨憨地笑,如果你说不好吃,周伯伯儿的表情就会非常失望非常沮丧。

大家吃饱喝足后,在李伯伯儿的倡议下,在周伯伯儿面前排成两排,齐声高喊:“周伯伯儿的面条,真--好--吃!!!”呵呵,这个时候的周伯伯儿啊,笑得呵呵的,嘴巴基本要裂到耳根了!

我亲爱的周伯伯儿啊,你在德格那个苍蝇馆子头一边整面一边对我和李伯伯儿说:“继祥、胖哥,等老子那一个多亿拿回来了,我给你们一人整一个大切4.7!”事情都过去3年多了,你的米米收回来没有嘛?现在大切已经出新款的了哒,已经5.7了哒!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