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永昌惊魂  

2007-09-18 12:27:22|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去游荡也有十几年了,大大小小的车祸也出了不少,但都是有惊无险,记忆也淡了,唯独2004年到敦煌那次,在永昌境内的遭遇让我怎么也忘不了。

那年的5.1,天气极其反常。成都已经开始短衣短裤,没想到一过兰州,却迎上了寒潮。从兰州出来后,几乎是顶着寒流在走,一路鹅毛大雪。整个河西走廊完全被包裹在冰雪之下,再看看远处的祁连山,倒也别有一番味道,真正是“山舞银蛇,原弛蜡象”。

 漂亮归漂亮,但路上的危险却无处不在,特别是过祁连山的乌梢岭山口时,更是险象环生。由于乌梢岭是风口,气温特别低,路面结了厚厚的冰,至于气温低到什么程度,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或许打死也不信。我们车的冷凝器、大灯表面全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壳---要知道,冷凝器紧贴水箱,温度很高啊,再说了,过乌梢岭的时候已经天黑,车灯也已经打开,大灯温度再怎么样也有好几十度啊。更邪门的是,我的两个前车门的锁机构居然也被冻住,要下去处理车灯和冷凝器上的冰,还必须从后门下车。

过乌梢岭时,基本所有的车辆都在冰面上跳舞,随处可见侧翻在路边和沟内的车,整个乌梢岭朔风呼啸、雪花飞舞的夜空中,到处看见的都是汽车黄色的双闪应急灯和反光警示牌。

由于我们在上岭之前就降低了车轮气压,过得还相对顺利,自己没有出意外也没有被出意外的车挡住道路。说来也奇怪,下了乌梢岭,似乎就已经走出了那团奇冷无比的空气,只一会儿功夫,冷凝器和大灯上的冰块就开始乞里夸拉往下掉,两个前车门也可以打开了,大家的心情松弛了下来。

不久,就上了高速。这下,大家就更踏实了。连一向坐车不眨眼的胖姐,也开始瞌睡迷西了,在摆了几个荤龙门阵外加喂几根麻辣罗卜干给我提神后,胖姐也闭上眼睛见周公去了。

夜里10点左右,我看看离目的地金昌还有90来公里,再加之感觉这条高速路况还不错,就逐渐把车速提到了130。走了不到10KM,我看见路边树了一块牌子:前方施工,请慢行。我并没太在意,按惯性思维,前方如果有变道或者合道,一定会有密密麻麻的锥形桶引导,因此,车速也没减。却不知道,大祸即将临头。

突然,在我的车灯下,出现了一堵石墙,我一下子懵了:路呢???本能地将刹车踏到底,在尖利刺耳的刹车声中,车内的人全醒了,这时我也看到了路----左边护栏开了个口子,路合到对面车道去了!

50米,130码,任何车也不可能停得下来!我唯一的选择是:紧把方向,不让车发生侧倾或者翻滚。眼睁睁看见那堵半米高的石墙就向我们扑了过来。随着一声巨大的撞击和满车的尖叫,车飞了起来!车飞在空中时,我还在 想:下面是什么?悬崖?大坑?还是深沟?

下面什么都不是,还是路!车飞出去10多米后,稳稳当当地掉在了路上。车内烟雾腾腾,我的第一反应是:发动机完了!

在定了定神后,开始询问车内受伤情况,还好,没人受伤!下车,检查车辆损失情况,居然发动机仍在正常运转,底盘完好,分动箱变速箱无异常,冷却系统完好。前保险杠和大灯、中网牺牲,右后车轮牺牲。再回头看看石墙,近50CM高的石墙被我撞开了一个大缺口,在我的车后15~20米的距离内,西瓜那么大的石块和我车上的零碎散落一地。

走近石墙才发现,这是一堵由西瓜大的卵石和水泥块堆砌起来的阻挡墙,目的是让车辆合到对面车道,合道缺口处没有任何警示标志,当时心里那个气啊,真他妈想杀人。

生气归生气,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报122,报保险公司。应当说,人保的效率还是相当高的,在我们被戈壁滩上的寒风吹了40分钟后,当地人保分支机构的出险人员联系上了我们。而且,在我们还没有描述清楚出险地点的情况下,人家就明白了:“就是石墙那里嘛,马上过来!”

保险公司的效率比122高多了,在保险公司到达现场20分钟后,122也来了。我冲着交警就是一顿臭骂,大意是:道路施工变道,为什么没有警示标志?为什么没有引导标志?你们是渎职,是犯罪,是草菅人命!

没想到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反而过来劝我了:师傅,不要生气,你是幸运的了,一个星期之内,这里已经出了7起事故了,你是第8个,前面7起都有伤亡,车也损失惨重,你已经很走运了!

在交警和保险公司的解释下,我才弄明白,这是高速管理局下属的项目部在施工干出来的事,他们也想高管局反映了几次,但对方没有理睬。按他们的说法,我是万里挑一的幸运儿,应该放鞭炮,应该庆贺。我那个气啊,差点自己撞墙死了。

现场勘察完毕,车居然还能开,居然四驱系统还能用,没有要吊车,我自己把车开出了石墙,开到了永昌城内保险公司指定的修理厂。

第二天,我和保险公司的人一同到修理厂估损,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指着停车场上几辆几乎报废的车辆对我说:看看,那都是你的前辈,在你之前出事的,哪个车还能用?看看这个三菱,连两个前轮都没啦!更离谱的是,随保险公司返回车祸现场补拍照片时,居然就在我们面前又出了一起车祸:一辆毕加索飞驰而来,估计速度和我差不多,看见石墙后,司机猛打方向,结果车一下子飞出高速护栏,掉在了路边一个树林中,现场勘察的结果是:车内4人(两大两小),1死(小孩)2伤(一重一轻)。

看得我目瞪口呆!这个时候才明白他们所说的幸运是什么意思。看着小孩血淋淋的尸体,我第一反应是:告他!告他渎职!告他草菅人命!!!

在金昌修车的一天时间,我开始打电话投诉,什么高管局,什么交通厅,什么甘肃省政府值班室,反正能打的电话我都打了,回答千篇一律:我们知道了,我们对你们的遭遇表示慰问,我们马上整改!

不过说起来我们也的确幸运,倒不是因为没有伤亡,而是因为我们在金昌滞留期间,居然找到了传说中的罗马人后裔集居的村子,高鼻大眼、黄毛碧眸,的确不假。也就聊以自慰吧。

金昌修理完车后,继续我们的旅途,大家的心情固然受到了影响,但还是比较尽兴。

返程路过事故现场时,看见了一大群人,插彩旗、布锥形桶、安装警示标志,忙得不亦乐乎。心里的气一下又上来了,下车就找他们的项目经理,居然真在现场。面对我们几乎搁在他脸上的拳头和横飞的唾沫,这个项目经理还算老实,一直陪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的失职,主要是因为我们施工的第一条高速,没有经验!

我KAO ,没经验?对不起?问题是已经死了好几个人啦!

面对别人诚恳的态度和旁边虎视眈眈的工人,我们还能怎样?走罢!

回到成都后不到3天,甘肃交通厅一个副厅长亲自打来电话道歉,并表示愿意赔偿我们的损失。我们心里这才稍微好过一点。

感谢jeep!感谢运气!感谢我自己---临危处置得当!

永昌啊,永昌,我算是遭了你的壳子了!我可能还要再去一次哦!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