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去年国庆,我在这里  

2007-09-28 11:46:43|  分类: 边走边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威廉他爹按:反正今年国庆肯定是出不去了,就把去年我发在其他地方的文章耖出来,使劲回味嘛,给自己找点安慰,也给人家把药下够!建议大家有机会一定沿G318走走,真的是当之无愧的风景长廊。特别是秋季的G318,用美仑美奂、一步一景来形容绝不过分!

 

(一),关于川藏线

      2006年国庆大假,原本计划来一次8000公里的长途奔袭,到内蒙的额济纳和乌梁素海,再领略蒙古草原的博大与孤独。不想却被广州独狼一个“去西藏吗?”的贴子所勾引,内心深处的西藏情结被不可遏制地涌了出来,于是,决定再走川藏。

十年前差不多相同的季节,我带着30以内的轻狂和孟浪,驾驶着自己的2020城市猎人我单车单人踏上了川藏线。尽管童年的依稀记忆中残留下了不少川藏线的艰辛记忆,但后来在路途中遭遇的九死一生仍让我毕生难忘。十年中,我尽管无数次踏上过川藏线,但没有一次再完整地走完过。

这次,我终于又一次踏上了这条承载着无数个人梦想与记忆的传奇天路。实事求是地讲,除了个别特殊路段外川藏线与10年前有了天壌之别,路基宽了,路面好了,近一半的路面都铺装上了柏油。说实在的,对于川藏线的路况好转,我有了相当的失望遗憾,尽管怒江大峡谷险段依旧,尽管通麦102天险还在,尽管巴塘段的大石小坑还有些许越野的感觉,但现在的川藏线已经很难再体会到九死一生的感觉。在童年的记忆中,部队的军车驾驶员每次回川执行任务时,与战友与家人都会有生离死别的感觉,每次的顺利回来,都宛如多赚了一次生命,都会有一次醉酒长歌。每年,都有一大批烈士在川臧线英名长存。

童年记忆中的川藏线,是一个兵站接一个兵站的川藏线。是军车的天下,天天能看到墨绿的长龙在路上躅躅缓行,一天能走200KM就是了不起的传奇;10年前的川藏线,是一个道班接一个道班的川藏线,改革开放让它成了民用货车的天下,无数淘金者怀揣梦想,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高原;今天的川藏线,已经几乎成了被遗忘的线路,除了军车依旧,长途货车已经日见稀少,反到是象我们一样的疯子随处可见。川藏线,除了其固有的政治意义和战略意义,似乎已经走到了暮年。

唯一巨大的变化是:川藏线的西藏境内,已经没有道班,取而代之的是沿途的武警交通部队。非常尊重并感激武警战士们的辛勤工作,才使2000多KM的川藏线能畅通至今。如果事先知道自己几年当兵的全部意义就是每天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整修路面,我估计99%的人不会接受。但在川藏线上就有这么一群军人,在用最传统的工具,最简单的劳动,诠释着军人和奉献两个单词的内在涵义。作为军人的后代,我对他们表示敬意!

原来的川藏线,道班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其实,对于很多驾驶员而言,道班又是温暖的家和生命的希望所在。试想一下,在大雪封山时,在汽车抛锚时,在零下10度的气温中,最近的村庄离你也在200KM以上时,谁能救你的命?道班!相信老川藏的心中都装满了关于道班的温馨记忆吧。

(二)藏獒与牦牛

有位朋友说过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狗在4000米以上就不再叫狗,哪怕是最普通的土狗也会变成獒;牛在4000米以上就不再叫牛,叫牦牛。

当然,4000米以上不一定都是獒,獒不象我小时候那样随处可见,但高原的狗也的确不是一般的狗。高原的狗分为牧羊犬、领地狗和宠物犬三类。牧羊犬原来大多数是藏獒,但现在也变成普通的藏狗了;领地狗依旧,世代相传地守卫着自己的固有领地。最可惜的是藏地的宠物犬藏狮子狗、袖狗,无一不是世界级的稀世名犬,但目前几乎都已经消失,成了比藏獒更珍贵的狗。

4000米以上的牛绝对是牦牛!我个人认为,传统的六畜中,没有一种家畜能和牦牛相提并论。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讲,牦牛是绝对完美的物种。在传统的牧区,牦牛就是臧民们生存的全部保障和来源,牦牛对于它的主人,实在没有任何要求,完全是在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中为人类提供着几乎所有的需要。

但让人遗憾的是,经济利益与现代文明的无情侵入,却使牦牛这一完美的物种充当了环境破坏的元凶。我童年的记忆中绿草过膝、繁花似锦、火狐出没、群狼狂嗥、长空鹰击的草原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年浅似一年的衰草和横行的豚鼠,漫山遍野肆无忌惮到处啃食的牛羊。

记得去年我路过巴彦喀拉山时,面对草原和山梁上成群结队的牛羊问我一位朋友那些牛羊象什么?我那位朋友沉吟良久,轻轻地说:黑的牛象苍蝇,白的羊象蛆!

尽管这个比喻很恶俗,但却真实地反映了现状。牛羊是无罪的,罪过在于人,在于人的贪欲和无知。藏民的传统是坚信万物有灵,信奉崇尚自然和大地,但这种信念在以金钱和物欲为武器的所谓现代文明的冲击下,实在是不堪一击。

真不知道,再过十年二十年,还能不能看到曾经的雪山、草原和湖泊。

(三)波密,我的波密

小时候由于父亲有近10年的时间驻防波密,我因此而在波密呆过三年。尽管只有三年,却在我的童年记忆中留下了最美好最浪漫最难以磨灭的回忆。

森林、雪山、冰川以及永远奔流不息的河流,永远开不败的鲜花,永远摘不完的野果,构成了我对波密的全部童年印象。

整个川藏线沿途随处可见的是几十年前被砍伐的树桩,一片一片,毫无声息,死气沉沉,宛如一个个坟场在述说着一段疯狂而无知的历史。

唯独波密的森林却完整的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下来,直到今天仍然郁郁葱葱仍然生机无限。而波密的森林之所以能逃过劫难,不是因为当局者良心发现也不是波密的树木不好,仅仅是因为流经波密的是帕隆藏布江,河水流向印度洋,无法通过水流将大批木材运回内地。而利用河流进行木材运输,是当时唯一的选择。自然的造化和冥冥中神灵的庇佑,使我们今天依旧看到波密原始而自然的美景,看到那些在这里生长了千百年的精灵----理论上讲,松树在波密要长到胸径在1米以上,不要1000年也要800年。

波密最美的季节是5月,当南太平洋的暖风越过雪山而来,一夜之间漫山遍野的野桃花就开了,那种在皑皑白雪和郁郁葱葱森林衬托下的美,在蒙蒙细雨笼罩下的美,足以让任何见过的人毕生难忘。

8月,野桃熟了,灯笼果也熟了。还有9月的核桃,10月的秋子,波密的整个甜美季节就这样年复一年地延续。

25年过去了,今天的波密没有让我失望,但愿再过25年再过100年,我的波密能美丽依旧.。

()越野,绝对越野

       墨脱对于们的意义类似与新藏线对于车疯子们的意义有人说:女人的梦想在巴黎男人的梦想在阿里墨脱对于驴友们的意义并不亚于巴黎和阿里。

墨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唯一一个不通公路的县城原因是从雪山到亚热带气候短短的120公里的距离承载了从雪灾冰川泥石流到洪灾的众多自然灾害修路的难度之大技术要求之高投资之巨大无法想象于是时至今日到墨脱的公路仍然是一段时通时断的毛坏墨脱县城的所需的物质仍然主要靠马帮运输

       我们在这段路上却看到了绝对风景也结结实实过了一把越野瘾从波密到24K,我们在千年原始森林中饱吸了富含水汽的纯氧24K58K的垭口却是我们的恶梦所在毛坏路巨石河流雪毁路段泥浆陡坡急弯大雾对我们的人和车进行了实实在在的考验.。4KM的道路我们平均时速不足15KM,在不断的托底中只能时时以低速四驱前行最终,85K我们还是没能到达这不能不说是不小的遗憾

       在途中我们偶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冰川尽管从波密出来后我们经过了四五个大大小小的冰川但眼前的冰川还是让我们惊异后来我们查资料后才得知这是我国最大的海洋性冰川----卡钦冰川

       通麦102,在很大程度上是川藏之险的代名词在通麦由于独特的地形和气候几乎天天小雨不断而通麦的山体又属于完全风化岩石于是雨不停地下山不停的塌路下面就是奔腾不息的帕龙藏布。10几年前那场巨大的泥石流至今仍是许多人的恶梦于是在这短短20余公里的路段上上演了无数妻子痛失丈夫父母痛失爱子的悲剧帕龙藏布带走了多少灵魂据说每年交通部都要拨给通麦102几个亿的专项资金但问题始终无法彻底解决我的车就在通麦102被一块巨石弹得飞了起来底盘擦出一串火花引得跟在我后面的独狼一阵惊呼所幸没有飞下江去

       我个人看来川藏之险其实不在通麦而在GD318的芒康至左贡的澜仓江峡谷段公路过澜仓江后一路向上一边是风化严重随时垮塌的沉积岩一边是万丈深渊公路最高点离澜仓江面高达800M以上路面宽度不足一个半吉普车靠悬崖一边路基有50CM属于虚基道路看似无惊无险实则暗藏杀机十年前我亲眼看见一辆军车象活柴盒一样飘了下去那个场景让我至今不寒而栗

       (五)寺庙与宗教

提到西藏,就绝对离不开宗教。藏地的宗教,毫无疑问是以藏传佛教为主。藏传佛教与汉地佛教有一定区别,汉地的佛教是唐僧从西天取来的大乘佛教,而藏传佛教尽管流派众多,但均属于小乘佛教。大乘佛教主张普度众生,任何人只要通过虔诚的修行都可以成仙成佛入须弥界。但小乘佛教则认为,人的今生就是受,而受苦是为了除去罪业,只有虔心向佛,死后才能上天堂入极乐世界,来世才能不再受苦。

川藏线上有众多名寺,几乎每个县城就有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寺庙。但大家可能都不太清楚,在康巴境内,地位最高的是八美的惠远寺。惠远寺建于1729年,是雍正皇帝御赐钦建的寺庙。建寺原因是因为青海罗布藏丹增叛乱,危及拉萨达赖喇嘛的安全,于是雍正钦建惠远寺作为6世达赖喇嘛行宫,6世达赖在惠远寺住了7年之久。在现存的藏传佛教寺庙中,除了布达拉宫、大昭寺外,很难有其他寺庙的大殿外墙能够被允许使用明黄颜色,但惠远寺的大殿正面外墙就是使用的明黄色,足见其地位非凡。

本次回程时在惠远寺住了一晚,恰逢惠远寺1729年建寺以来最大的辩经活动,参加的有康巴地区的6大寺庙,云集了众多的活佛和格西。辩经过程中精彩不断,尽管我们听不懂他们所争论的内容,但却实实在在感觉到了佛光普照的温暖。

惠远寺的牛麦活佛,是康巴地区地位崇高的活佛之一,法力高强、心地善良,热心公益,收养了105个孤儿,并自筹资金建立了一所希望小学。

藏民对宗教的虔诚,是其他地区难以比拟的,在途中我们无数次遇到了举家出动磕长头到拉萨朝圣的信徒。短则一年,长则三年,无论雨雪风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用自己的身体丈量着道路。我曾经到过一个小山村,人口不足百人,也就20几户。建有一座小寺庙,寺庙每年有一次法事活动,每次活动由一户人家负责承担费用。于是,每户人家总会倾其所有,将20多年的积蓄全部投入这一年一度的法事活动中。

其实,换个角度想。按人类学家的理论,海拔4000米以上就属于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区,特别是在藏北高原,高寒缺氧,气候恶劣,人的生命实际上大多数时候完全掌握在老天爷手上。但就是在这个死亡之地,藏民族不但生存了下来,还创造出了灿烂的古格文明。靠的是什么?我个人认为靠的就是强大的信仰的力量,靠的是虔诚的精神支撑。实际上,越是自然环境极端恶劣的地方就一定是极端宗教虔诚的地方。比如,中东、非洲,无一例外。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