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回味莫斯卡  

2007-10-11 16:53:00|  分类: 边走边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威廉他爹按:莫斯卡是丹巴县丹东乡的一个小村,海拔4000米左右。莫斯卡之所以令人神往,是因为她的纯净和安详。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具有浓烈的宗教气氛,保留住了原始的真实。莫斯卡是一个山间台地,水草丰美,民风淳朴,在猎猎经番和袅袅诵经声的抚摸下,你嗅到的是灵息的气味,你触摸到的是真实而纯粹的生活......

2006年11月底,我带了一帮朋友去了这里。短短的一夜和大半个白天,我实在无法从莫斯卡读到更多的东西,只能记录下途中的一切。

如果时间允许,今天冬天,我希望能重返莫斯卡。

 

对于圣地莫斯卡的神往,已经一两年的。几次准备前往,都因为种种事务耽搁。原本决定11月初去,结果还是捱到了11月底。没想到这短短大半月的延迟,竟造就了一段惊心动魄的与死神开玩笑的旅程。

(一),夜奔

在11月21日的行前会上,原计划11月24日早上6:00出发。临到22日深夜,我得到一个信息,瓦丹公路由于电站施工,每天实行定时放行,只能早上9点以前和下午5点以后通行。于是,我们临时决定将出发时间提前至23日夜里11点。

由于独狼朋友航班延误,出发时间再次延迟到24日零时50分。

我的海拉射灯撕开茫茫黑暗和雨丝织成的大幕,6辆车勇敢地向梦中的圣地疾弛。凌晨5时,到达泸定,休息1小时后向丹巴进发。9:10到达丹巴。

(二),丹东

从丹巴到丹东,距离不过90KM,但这90KM,已经让逍遥猴的途胜吃尽苦头。在难以忍受的颠簸和一次又一次的零距离错车后,逍遥猴忐忑地问了一句:557,前面一直这样吗?

在丛林中穿行了3小时后,终于传来第一个事故消息:776的胎瘪了一个。半小时后,又得知:呆呆的暖风小循环三通破了,水箱中防冻液全部漏光。

13:30,在历经小小的磨难后,我们抵达了丹东。

丹东尽管是一个乡,但加上森工局的工人人口也不过200来人。面对我们这些陌生面孔,丹东的人脸上写满了诧异,因为在这个季节,没有外人会光顾这个海拔3400米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庄。在得知我们还要继续前行到莫斯卡后,好心的当地人劝我们打消念头,因为山上的雪太大了,我们是不可能进去的。

在饱餐一顿午饭后,我们还是毅然决然向莫斯卡进发了。其实,我心里也不是很塌实,但觉得不应该如此放弃。我们理想地认为,也就30KM嘛,就算再慢,也应该在天黑之前能到莫斯卡。

2:30,我们上路了。

(三),垭口,垭口

随着盘旋而上的山路,我们开始在丛林中穿行。20分钟后,第一次事故发生,由于路太窄我的右后装饰轮眉被路边的障碍物刮掉。40分钟后,我的右前门在狭窄的路上再次受创。

从丹东出发1小时后,我们上到了雪线,海拔4000,逍遥猴的车开始传来不断的打滑消息。2小时后,我们只前行了15KM。海拔4200米后,开始进入积雪路段。路上的雪越来越厚,路越来越窄,路的宽度仅比JEEP车宽1/3,而且靠悬崖一侧的50CM是绝对不能过去的虚路。路面上不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稍不注意,石块就会将车顶向悬崖。

此时,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逍遥猴的途胜已经无数次在回头弯上打滑,我的车也和后队拉开了差不多3KM以上的距离。

看着越来越暗的天气和不断翻涌上来的乌云,我开始焦急起来,不断催促后面的车队加快速度。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们不能在天黑之前通过4600米的垭口,更大的风雪就会来临。

18:00左右,我的车已经看见了几公里以外的垭口。天已经开始黑了,但电台中传来的仍然是不理想的消息。

18:30,我到达了垭口。看见对面山下隐约的山谷,我略松了一口气。但几乎在我到达垭口的同时,乌云也涌了上来,短短的30秒以后,我再也看不见山下了。同时,漫天的雪花开始飘扬起来。天,也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由于后车不能提供准确的位置,我无法判断他们的准确位置。

我开始焦急起来,我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把握形势。我不知道下面我们会遇见什么,尽管离莫斯卡不过7KM。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所有的灯光开完,看着越来越密的雪花,耐心等待后队慢慢上来。

1小时后,19:30左右,历尽艰辛的逍遥猴和独狼以及呆呆终于出现在我后面。没有喜悦,没有寒暄。眼前的状态让每个人都明白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们跟随在我后面开始缓缓下山。路,更窄,雪,更大。尽管我的四只海拉透过密密实实的雪幕只能看见10米外的路面,但大家都能感到右边的万丈深渊如恶魔的巨口,随时准备吞噬一切敢于靠近者。

(四),莫斯卡,莫斯卡!

7KM,2小时。这是一个怎样的速度!几乎和步行一致。在茫茫飞雪中,海拉的威力也只能和蜡烛相当。我们几乎是一寸一寸摸索着往下走。21:30分左右,我们终于看见了一座村庄。在飞舞的雪花中,村庄是如此的安详和宁静。没有犬吠,没有喧嚣,没有霓虹,只有星星点点的温暖灯光。我们犹如迷途的羔羊看见了家,没有激动也没有欣喜,有的只是回家的自然和顺理成章。

莫斯卡的村民是单纯而自然的,没有商业化的笑容,也没有惟利是图的冷漠,只是以最自然的方式接待了我们。两间空空荡荡的木屋,几张厚厚的羊毛毡,一炉火红的木炭,再加上几句真诚的祝福,就足以让我们度过一个寒冷而漫长的冬夜。

8:30,我终于看见了莫斯卡的全貌。藏地村寨的房屋,大多以一种相对集中又彼此有所距离的方式存在。但莫斯卡却不同,100多户人家以寺庙为中心紧紧围在一起,户户相接,栋栋相连,寨子只有一个前门一个后门,宛如一个城堡。

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过莫斯卡的安详和宁静,但真正看见时,却为自己的想象力感到惭愧。在清晨的皑皑白雪中,莫斯卡炊烟袅袅,牛粪火的清香和酥油茶的浓香混合在一起,让人感到十分温暖。经幡飘荡,风铃叮铛,称之为圣地毫不过分。

个人感觉,如果是在草长莺飞百花盛开的夏季,莫斯卡应该更迷人。尽管冬季的莫斯卡有冬季的美,但毕竟活力和灵动的生命比寒冬的肃杀更能代表生活。

13:00,我们不得不依依不舍地离开莫斯卡。毕竟,我们无法预料老天还会下多大的雪,而且,我们也完全没有在莫斯卡呆上整整一个冬天的决心和勇气。事实证明,我们的决定是无比的正确的,因为,当天夜里,又下了一场暴雪。

(五),极限

我们又开始出发。说实话,我个人比来时更没把握。因为,从莫斯卡至垭口尽管只有7KM,但雪厚已经达到30~40CM。逍遥猴的途胜肯定会在雪地托底,在加之我在下山时看到的两个坡度极大的回头弯,肯定会有想象得到的困难。但是,我们只能向前,别无退路。

果然,13:45,在从莫斯卡出来后3KM后,一路刻意营造的轻松气氛被打破了。逍遥猴终于在40CM厚的雪地上无法前行了,我的车实际已经走到了离垭口不足400米的地方。只得步行3KM下山。与后面上来的两辆车一道,开始了一场挑战体能和毅力极限的运动。

在海拔4500米,气温零下5度的环境下,一群人一辆车与冰雪展开了疯狂的较量。一次,两次,三次;10米,20米,30米。在一张张苍白的脸和一阵阵气喘如牛的呼吸声中,车还是在慢慢向前移动。

在离垭口400多米的地方,在所有人都筋疲力尽时,途胜又一次陷住了!铲雪,垫土,车依然无法上行。此时的路面极窄,车左边就是万长深渊,连站下一个人的位置都没有,别说大家推不动,就算还有力气,也不敢推。因为,在此时,任何的外力都可能让车无法控制。于是,在尝试了无数种办法后,我将途胜的胎压降到了1。7,然后告诉逍遥猴,这是我的最后一招了,如果再上不去,我也没辙了。而此时,我和逍遥猴都没有了再去尝试的勇气。独狼决不放弃的性格救了途胜。车,终于上去了!

15:05,全体到达垭口。我们成功了80%!

(六),光荣与梦想

从垭口到丹东的20多KM,尽管大家知道一定会是无惊无险的路程。但毕竟积雪深度仍在40CM左右,而且坡陡弯急,在短短20KM距离中要下降1300米的海拔,平均每前进1KM就要下降65米,稍有不慎,仍有出大事的可能性。

但大家毕竟知道,最危险最艰难的路段已经过去,大家的心情都开始有些放松。海拔降到4000米以后,各车的气氛开始缓和。眼看着丹东就在眼前,一个意外却发生了。呆呆在躲避路障时,忽略了暗冰,车滑下了右边的河坎,右前轮及1/3的车身悬空。几经挣扎,无法自救。我们正在焦急时,恰好来了几个过路的藏民,在他们的协助下,40分钟后车终于脱困。

在丹东的路口。逍遥猴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说他想大喊大叫,这次旅程,对他而言,就是光荣和梦想。因为他能以途胜走完全程,就是光荣;因为他能参与这次绝对越野之旅,实现了内心之中酝酿已久的梦想。

相较而言,我和独狼,呆呆却没有这么兴奋,因为类似的经历太多,我们并没有过多的特别感觉。

至此,我们安全走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66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