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敬畏  

2007-10-18 18:12:12|  分类: 奇闻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佛到底存不存在?好多人这样直接问过我,我一般的回答是:神佛在你的内心,你若一心向善,心地纯洁,你自己就是神佛;你若心地灰暗,内心肮脏,即便天天吃斋诵经,你死后也会下阿鼻地狱。

神佛是什么?是我们内心深处的敬畏。天堂和地狱皆存于内心,实际就是人心灵深处黑白分明的两道试图逾越但又不敢逾越的坎而已。

在这里给大家讲一个故事,绝对真实,但又非常玄妙。如果说原来我讲述的很多故事是我一个人经历的,难以让大家相信真实性的话,这个故事当事人比较多,相信当初亲历的人至今仍记忆犹新。

2004年夏天,我带叶翔和章绚到甘孜的绒巴岔草原去看不一样的风景。在炉霍逗留了一夜,一大早,我将他们带到炉霍寺去朝拜。叶翔自诩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坚决不进大殿,不但如此,还从车内拿出一个足球伙起狗鑫就在大殿外的广场上大呼小叫踢了起来,几次球差点被踢上大殿的台阶。我大声喝止了狗鑫,也劝叶翔不要太随意,不要亵渎圣地。叶翔这小子还是嘴硬:“胖哥,不要怕。让卡萨活佛惩罚我嘛,我不怕。”

没想到,半小时后我们准备离开时,报应终于来了!叶翔的车无论如何也打不着火了。我下车帮他检查发现,居然是高压点火线圈烧了,而且直接炸成了两半。我百思不得其解,高压点火线圈怎么会炸开呢?就连随后请上山的修理工也觉得闻所未闻。叶翔这时有点慌了,但还是坚持:“这是巧合,我还是不信神佛!”

修好车,我们继续上路,在上罗锅梁子路过卡萨湖时(卡萨湖是卡萨活佛的家湖),又出状况了:叶翔的车又熄火了。我又下去检查半天,始终找不到毛病,就让他们推车掉头,希望能靠下坡来把车助燃。在他们5`6个人推车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晴朗的天空居然在短短2`3分钟内变得阴沉黑暗,而且立马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把他们淋得全身湿透。我把车往山下滑了不到500米,车就着了。等我找到一个略宽的路面掉头上来,前后也不过4`5分钟,到他们面前时,又已经是阳光灿烂了。

叶翔脸色有些发青,但还是坚持说:“巧合,巧合,高原的天就是这么变化多端,不奇怪。熄火是由于我操作的原因再加上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缺氧,不奇怪!不奇怪!”

一过罗锅梁子,就进入甘孜县境内,不再是卡萨活佛的领地了。嘿,没想到,叶翔的车也好了,一路顺畅,完全没有任何毛病。叶翔这下得意了:“我说不信神佛嘛,你们要用科学的眼光来看待问题,刚才的都是巧合!”

但是,返程时,叶翔终于对自己的无神论观点产生了动摇。

回来时,我们依然要过罗锅梁子,要过卡萨湖。不知道是叶翔对来时的怪事心存疑虑还是真的被罗锅梁子垭口的野花野草所迷到,非要把车停在路边在一片鲜花盛开的草地上打会儿牌再走。我吓他说:“叶翔,我们现在就是站在卡萨活佛的领地边界上的哦,你不怕在一下去卡萨活佛惩罚你啊?”叶翔没说话,尽管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但看得出很紧张。

但在正午温暖的阳光下,在鲜花盛开绿草如茵的山坡上,大家很快就把不愉快的事忘了,耍得不亦乐乎。大约3个多小时后,狗鑫的一声惊叫:“叶翔叔叔的车子漏油了!”顺着他的手指,我们发现叶翔的车油箱位置正一滴一滴往下流着汽油,流的速度不快不慢,车下已经湿了脸盆大一摊,显然是刚开始漏。

我赶紧招呼大家上车,尽快望炉霍县城赶,以免汽油漏完。因为怕意外失火,我就让叶翔的车走前面,我在后面好随时观察他车底的状况。

恐怖的是,下山后不久,就在上山时熄火的同一地点,正在往山下狂奔拼命赶时间的叶翔的车,突然又熄火了,而且还停了下来。我急忙下车问叶翔原因,叶翔这时是明显害怕了,嘴唇发青哆哆嗦嗦地说:“胖哥,车又熄火了,溜都溜不动了!”

我上车一检查,确实打不着火,就又让他们望山下推,结果他们刚一开始推车,天又在几分钟内突变,依然是瓢泼大雨!我只往下滑了不到200米,车就着了。我没掉头,只是向他们挥手,让弘姐把我的车开过来,其余人走下来上车。没人注意到天上的乌云是何时散去的,太阳又是何时出来的。

到了炉霍县城,修车师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叶翔车上的油箱拆下来,面对在厚厚装甲防护下的油箱,师傅有些发怔,油箱上有一个比针眼大不了多少的小孔,小孔周围没有摩擦的痕迹,也没有被腐蚀的痕迹,既不象新鲜的也不象陈旧的,总之就象一直就有的一样。师傅只嘀咕了一句:“太奇怪了!什么东西能钻到护板里面去把油箱整个这么小的洞呢?”

我们再找叶翔,叶翔却失踪了,连我的车都不在了。大约半小时后,叶翔开着我的车回来了,还是脸色发白,象受过什么刺激似的。问他干什么去了,他说:“我到炉霍寺去了,我从广场一直磕头磕到大殿的佛像前,我求卡萨活佛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亵渎神灵了!”

我们还在跟他开玩笑:“你不是无神论者的嘛,你怕啥子呢?”叶翔只是一个劲摇头:“太玄了!太玄了!太不可思议了!”

2005年,叶翔和我到青海湖路过炉霍寺,依然十分虔诚地去磕了一次头。从此,叶翔几乎是遇庙就进,遇神就拜!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