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小时候,我比“雷雷”坏多了  

2008-01-26 11:06:52|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凡我这个年龄的男人,小时候绝对都干过一些偷鸡摸狗的事,严格地说,我小时候只是“偷鸡摸鸭”,只敢去祸害哈邻居的家禽,大的家畜,还是不敢去整的。

小时候,父母全在西藏当兵,自己寄居在外婆家。外婆家在农村,村子的名字也很奇怪,叫“叶家湾”,但全村却根本没有一户人家姓叶。以至于我小时候一直固执地认为,村子应该叫“夜家湾”,肯定有很多关于夜晚的神秘的故事。村子座落在一个名副其实的丘陵山湾内,房前屋后长满了竹林,静谧、安详。

竹林中最多的就是野生的画眉和鸡鸭。野生的画眉是不好捉的,顶多在狂风大雨过后可以拣到一两只半死不活的小画眉或者打破的鸟蛋。但家养的鸡鸭就好下手多了,只要不是天天都去抓,隔三岔五掉一只,一般大人都会以为是被黄鼠狼叼了,不会特别在意。

我那时也还不到10岁,但却领导着4`5个12`3岁的大娃娃。倒不是他们打不过我,而是他们很佩服我的鬼点子,可以让他们随时打到牙祭,又不得遭大人发现而受皮肉之苦。

要做到安全地偷鸡摸鸭其实是一个技术含量相当高的活路。首先,不能选择大公鸡和下蛋凶的母鸡来偷,要偷半大的小鸡,大公鸡被黄鼠狼抓的几率相当小,而下蛋的母鸡往往是农家的小型印钞机,这两种鸡要是掉了,动静就大了;其次,绝对不能盯到一家的鸡鸭来偷,要轮到来,甚至连自己家也要偶尔整一哈。小鸡小鸭好打整,用泥巴一裹,在隐秘的地方点火烧上半个小时,泥巴一剥就把毛也褪了,哪怕没有盐味,在那个普通人家几个月都吃不到一顿肉的年代,有肉就是相当奢侈的享受了。

我在外婆的叶家湾呆了1年多,估计差不多祸害了10来只鸡。

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我变成了乖娃娃,再没偷过鸡鸭。直到随父母到凉山会东县短暂地呆那一年多,才又开始干坏事。会东县是汉彝杂居地区,那里的农家就不象叶家湾那么好惹了。在会东县,与同学伙到一起偷得最多的不是家禽,而是人家果园里面的“火把梨”和樱桃。偷家禽只有两次,第一次是因为和同学在河里游泳,看见一群肥鸭临时起意,我偷偷摸摸抓过一只足有7`8来斤的大鸭子,把鸭子脑袋往地上一摁,一记老拳就把鸭子打晕了。同学拿过来一个大大的书包,把鸭子往里面一塞,大摇大摆就从人家村子里面穿过去。没想到,刚走到一半,就听到“嘎嘎”几声嘶哑的叫声,那个晕过去的鸭子居然醒过来了,一个肿得馒头大的脑袋从书包里面伸了出来。这哈,结果大家肯定都猜得出来三,一群娃娃只有作鸟兽散了三,未遂!但我们哪里肯放弃那群肥胪胪的鸭子嘛,第二次,我出了个馊主意,喊同学从家里偷了一瓶酒精和一大包花椒面,泡上米,意思是又“麻”又“醉”,肯定要把鸭子“麻醉”了三(汗一个,幸亏长大没考医学院,否则非整几个医疗事故出来不可)。结果吗,肯定是鸭子遭丢翻了三,我们提到一个小馆子里面去整了一大钵姜爆鸭子,还请了几个女同学,一个二个整得嘴角冒油。

再后来嘛,在泸州读高中时偷过一次副校长养的鸽子,整来炖汤喝了。进大学了,由于某年春夏之交的那次风波,由于我是重点骨干份子,遭了个处分,心头郁闷,就天天和一帮女生伙到一起耍,在学校犯了几个案子,都是偷学校教工家属养的鸡。我负责偷鸡,几个女生负责偷单身老师的煤油炉子和锅,然后买点五花肉和鸡一起烧起,味道不摆了。

说来也奇怪,我偷了那么多次鸡鸭,居然一次也没被发现过,更离谱的是,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是我干的坏事。

若干年以后,参加工作后很久了,一个当年和我关系极好的女同学来矿务局看我。傍晚我陪她出去散步,看见地里那群活蹦乱跳的鸡,女同学的眼睛一哈就定起了,转头边吞口水边对我说:“王同学,整一只鸡回去嘛,晚上我们又来整五花肉烧鸡嘛!”我说:“爬哦,老子现在为瞥也是正科级领导了嘛,哪有再去偷工人家属养的鸡的道理嘛!”

哈哈,我小时候有点坏嘛!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