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威廉故事之---搬到乡坝头  

2008-03-14 14:33:55|  分类: 家有威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弘姐经常抱怨,说是我们现在住得太远,好好的市区不住,偏要把房买在三环以外的乡坝头。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威廉。

    原来我们住在新华公园附近,一环旁边,所居住的小区虽然老,但因为是某市领导的定点联系小区,无论物业管理费还是停车费,都便宜到极点,相当于白送。最关键的还是方便,弘姐上班只需5分钟车程,我也就20分钟左右。

      4年前我们把威廉抱回家的时候,威廉也就40天大,胖乎乎毛茸茸的,煞是可爱,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小区里面的人都喜欢得不得了。但7`8个月威廉从学校毕业回家以后,随着威廉的成长,邻居们对威廉的态度开始发生变化,大多敬而远之。实事求是地讲,威廉尽管个子巨大,形象凶悍,但从来没有攻击过任何人,对每个他熟悉的人都十分友好,即便是遇到不熟悉的生人,威廉也不会有太多的敌意,至多就是不理睬罢了。并且,威廉也并不扰民,几乎不叫,除非是听到有人在敲我们的门或者有其他不正常的动静。威廉大小便也很自觉,一般是选择到花园的深处,背着人悄悄地解决,而且我们每天都会自觉地去清理。

    尽管如此,威廉还是被投诉了。

    记得那是一个早晨,我刚把车打着正准备出门上班,一个面色蜡黄、长相刻薄年龄大约60多岁的老太太挡在了我的车前,只有一句话:“赔钱!”

   “赔钱?赔啥子钱?”搞得我莫名其妙。

    老太太开始陈述理由了:“前几天早晨,我起来晨练,看见你们家的狗站在花园里,吓得我一口气跑上5楼跑回家,弄得满身大汗,闭了汗,得了重感冒,在华西住了3天院,花了800多块钱,这个钱是该你赔撒!”

    我更莫名其妙了,我问:“我家威廉追你啦?”老太太回答:“那到没有。”我又问:“当时我家威廉离你有好远呢?”“大概有20来米。”老太太还算老实,我哭笑不得。我只好耐心跟她讲道理:“太婆,这个钱我不能赔你,因为我家威廉一没追你二没扑你,离你有几十米,因此威廉跟你的所谓重感冒根本就扯不上直接关系。”

    但无论我怎么解释,老太太就是一句话:“赔钱哦!赔起哦!”,还坚持挡在车前不让我走。我除了苦笑简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正在这个时候,弘姐也哼着歌儿下楼准备上班了,见我被一个老太太挡住,旁边还围了一大群人,忙过来问究竟。等把问题搞清楚,面对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纠缠不休的老太太,弘姐一下子就火:“让开!你还讲不讲道理?你自己跑上5楼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咋不跑上到天府广场切呢?你要是跑10KM跑出心脏病来了,是不是还要我们出钱给你把心换了?”

    弘姐的话惹得周围的邻居一片轰笑,大家也纷纷指责老太太过分。在众人的笑声中,老太太只得离去,但同时也留下一句狠话:“我要告你!我有严重的恐狗症,你的狗已经严重干扰了我的生活!不把你的狗赶走我死不暝目!”。

    果然,大约一周以后,麻烦来了。那天,我刚上班不久,老太太带着警察找上门来了。警察敲开了门,明确告诉弘姐说是我们已经违反了市政府颁布的《养犬条例》,而且已经有居民投诉,限我们一周之内把狗处理掉。弘姐哈就不安逸了:“处理?啥子叫处理?狗又不是花花草草,可以扯来丢了就是,我们不得处理,有本事你来!再说了,我们家的狗没有攻击、追赶过小区里面的任何人,也没有叫声扰民,这点可以随便调查。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家威廉是取得了犬证的,是合法的,是有正式身份证的市民,任何人也没权力处理他!”

    弘姐的话把警察说得一愣一愣的,在检查了威廉的防疫证和身份证后,警察还是很好奇地问了一句:“小姐,请问你的养犬证是怎么办到的呢?”弘姐白了他一眼:“你管得咋个办到的呢,跟你莫的啥子关系了。”

    警察气呼呼地走了,临走时还教育了那个挑事的老太太几句:“人家是合法养狗,是有证的,我没办法!人家的狗也没咬过你追过你,你凭什么告人家嘛。”

    这下,老太太傻了,只好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开始在小区门口哭天抢地:“这是什么世道啊,狗比人有地位啊,还是不是共产党领导啊,我要告,街道不行我就告到区上,区政府不行我就告到市上!”

    从此,这个老太太就算和我们家较上劲了,真的开始四处告状。我和弘姐一开始并不理她,但后来见她闹得实在不象话,就开始以其人之道还置其身,我们教了威廉一个动作:只要看见这个老太太,就让威廉利马倒地,还要四肢抽搐。并且,连我们也跟着以手抚额做晕倒状,然后告诉那个老太太,她长得太吓人了,害得我们家威廉患了严重的“恐人症”,非常怕她,希望她以后注意,不要再随便出来吓我们家的狗和人,否则,我们就会向有关部门投诉她!

    闹归闹,我们还是非常注意约束威廉的行为,一般是出门必栓绳,而且尽量不在小区内溜达,宁可开车带他出门到人少的河边或者三环边去散步。

    就这样,又拖了半年多。老太太还真的闹到了区政府,于是,终于有一天,派出所给我们发来了所谓的《最后通牒》,原文我记不清了,大概最后几句是这样的:“……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按相关养犬管理规定,对犬只予以处理,否则,人人共诛之!”下面还盖上了鲜红的派出所印章。我一看,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马上就去派出所讨说法。找到派出所的值班所长后,我只问了他两个问题:“一是公安机关颁发的正式养犬证是不是合法的,如果不合法,请他去找发证单位(其实我们是通过关系办的);二是威廉就是一条狗,而且是有合法身份的狗,又不是阶级敌人,凭啥子用‘人人共诛之’这样的刺激性语言。”所长看了我手中的通牒,也气得七窍生烟。

    事情尽管又平息了,但我和弘姐始终觉得这还是个事,就决定还是尽快搬家,于是那段时间就开始疯狂地看房,并商定一定要买一个有大大屋顶花园的跃层,给威廉一个更好的活动空间。我们看房时一般最关心的问题不是开发商有没有名气或者物管怎样,而是以后小区让不让养狗。最终,我们找到了现在居住的小区,记得当时接待我们的售楼先生叫余捷,小伙子十分热情,说我们看上的那套房对面的业主也是养狗的,还是法院警犬基地的干部。于是,二话不说,就交钱、定房。

       20064月,我们拿到了新房钥匙。第一次看房时就带上了威廉。威廉在四处巡视一番后显然对这个新家十分满意。

    不久,我们就开始装修,设计屋顶花园时,我和弘姐在把威廉的小屋建在什么位置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争执不下,就只好把威廉带到现场,让他自己选择。没想到,威廉并没有选择我认为理想的地方,而是直接跑到弘姐看中的地方舒舒服服地趴了下来。我们只能按威廉的意愿给他造了一个漂亮的小屋:为了透光,装上了大副的中空玻璃;为了防潮通风,地面全用木条架空;为了隔热保温,屋顶用的是10CM的彩钢夹心板;为了怕他害怕,还在里面专门装了灯泡;为了在炎热的夏天让他舒服一点,我们专门配了一个强力的工业风扇。

        3个多月后,我们和威廉一起搬进了新家。威廉已经在他的小屋里经历过了严冬和酷暑,小伙子是长得越来越壮实,小日子也越过越有味道,每天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坐在他专门的石台上四处观望,不时高歌一曲,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有媳妇儿。

    终于,我们不再有“恐人症”了。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