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谁动了我的脸帮儿?  

2008-04-10 23:05:12|  分类: 弘姐语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应弘姐的强烈要求,陪他去吃兔头。

玉双路这家老妈兔头店店面并不大,但显然是重新装修过的,相对来说还比较干净。我原本就已经在外面吃过晚饭,就只要了一晚稀饭。弘姐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我肯陪她吃香香的机会,咋会随便放过嘛,先点了一个麻辣青蛙,又点了几个素凉菜,而压轴的大菜---麻辣兔头,却只点了一个,问其原因,说是只点一个的目的是先把嘴巴润到起。

凉菜上来了,美蛙也上来了,等弘姐轰轰烈烈吃到中途,盼望已久的那个兔脑壳终于被孤零零的放在一个多大的盘子端上来了。原以为弘姐会利马戴上手套开始动手,但弘姐却先把那个瘦小的兔脑壳端详了半天,然后很疑惑地问我:“胖娃儿,我咋个看这个兔脑壳没对呢?”我仔细看了看:“莫的啥子啊?是兔脑壳啊?”弘姐嘿认真地跟我强调:“胖娃儿,咋个莫的问题呢?你仔细看哈左边脸帮儿上呢?咋个肉都莫的了呢?我要喊服务员换了!”

我仔细一看,硬是的嘛,兔脑壳左边脸帮儿上的肉确实不在了。我一哈就笑了,好大个事情嘛,就是少了一坨指甲盖大的肉嘎嘎嘛。弘姐相当认真地告诉我:“你才笑人呢,一个兔脑壳,4打4元钱哦,吃的就是两个脸帮儿和眼睛珠珠和一点脑花,这么大坨肉嘎嘎不在了,问题还不严重啊?”

我一哈笑得差点把喝到嘴巴里面的一口稀饭喷出来。

在我的轻言细语安抚下,弘姐没有再坚持找服务员换脑壳,而是恨恨把这个唯一兔脑壳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再对大钵钵的美蛙下手。

我们正吃得酣畅淋漓间,突然听见隔壁桌子上的一个白胖白胖的伙子惊风火扯地大叫一声:“啊~~!我脸帮儿上的肉呢?咋个全部莫的了?服务员!服务员!”这一嗓子,把全部吃饭的人都喊来立起了。

小妹儿慌慌忙忙地跑过来:“哥,啥子事?”伙子急得满脸通红:“啥子事?你自己来看哈,8个兔脑壳,全部都脸帮儿上都莫的肉!!!你说,你说,这个脑壳还有啥子吃头?你说嘛,安?”

我这哈完全理解弘姐的强烈反应了,说得也是,脸帮儿上肉都莫的,还叫啥子兔脑壳喃?

服务员态度到是相当之好,马上说:“哥,莫的事,我们马上给你换嘛!主要是我们师傅把脑壳煮得太耙了点,所以脸上的肉嘎嘎就掉了,不是的我们偷吃了的!下一锅,下一锅绝对是脸帮儿上有肉的!”

哦,下一锅脸上有肉唆?

弘姐一听就来劲了:“小妹儿,下一锅再给我上三个兔脑壳!要麻辣的!记到,脸帮儿上一定要有肉哈!!!”

喊完小妹儿后,弘姐小声对我说:“胖娃儿,你要同意我吃舒服哈,就算我吃来酊到了,屋头还有多酶片撒!”

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