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童年记忆之---同年同月同日生  

2008-04-16 11:50:15|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在西藏学会蒸馒头的绝技不久,就被父母以营区子弟校教学质量不好为由驱逐回了老家。托尽关系才在隆昌小游路小学4年级插了一个班。所幸我转学惯了,也没觉着有什么太陌生的感觉,反正只需要3`5天又可以认识几个死党了。

但问题还是存在的,因为是学期中途插班,我没课本啊。要说波密营区的子弟校教学质量不好也不尽然,人家还是和发达地区接轨的,直接用的是上海的小学课本---没想到那时上海就有这么牛叉,居然连教学课本和全国都不统一!

去学校报道的第一天,我到是见惯不惊地挨个校长好、主任好、老师好、同学好的鞠躬一次,但一进教室,就遭整来瓜起了,班主任向全班同学介绍我的时候饱含同情,一副我是从偏远山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腔调,要求全班同学要用无私的阶级感情来照顾我、帮助我,搞得我真的象孤儿一样眼泪花花的。

人家班上的位置早就安排好了的,就只好在最后一排安了一张孤零零的桌子,我一个人坐。记得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我喜滋滋地把课本摸出来一看,妈呦,牛头不对马嘴嘛,根本就不一样!更可恶的是,教数学的老师是个姓詹的暴烟子老头,穿一件已经逛起油扳的蓝呢子中山装,还戴了一顶蓬满了灰的呢子帽子。他看我发呆,一副要考到我的样子,上课5分钟后就开始提我回答问题,没想到我尽管有些紧张有点腼腆,小脸绯红的,但基本回答正确了他所提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本人还是用标准普通话回答的。这哈,多少有点让这个老师刮目相看了。

第一节课一完,我身边利马就围了一大泼男同学,象看动物园里面的动物那样看我,也不跟我说话。我正尴尬的时候,一个长得高大漂亮的女同学挤过来了,手里还抱着一摞书,挤到我面前的时候把书往我桌子上一放,红起一张脸,啥子都没说就跑了。

我一看,全套课本都有,还用牛皮纸包得巴巴适适的,封皮上写了名字的:胡莉。一会儿,班主任老师过来了,告诉我,班长胡莉愿意把她所有的课本先借给我用,她暂时和同桌共用课本,希望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辜负同学们对我的关心。

我心里面当时那个感动啊,简直没法用语言来表达,对这个叫胡莉的班长就更是感激得不得了。

不久之后,我很快就在班上站住脚了,还当了生活委员,在一次学校登记出生年月日的时候---具体为什么登记,我记不清了。我赫然发觉胡莉的名字背后居然也是:1969年4月29日!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自己填错位置了,仔细一看,没错啊,我的填对了的啊。于是就问胡莉她的出生日期是公历还是阴历,她说是阴历,啊哈,那不就是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这么巧?人家胡莉说她早就晓得了,从我进校的第一天她就晓得了。

这哈,我对这个胡莉肯定就有点好了撒,再加之知道胡莉是单亲家庭的娃娃(母亲早逝),同情心加好感就油然而生了。于是,我就把我最好的书借给她看---那个时候我的藏书肯定不是一般小学生能比的哈,啥子《少儿百科全书》啊,啥子《小狒狒历险记啊》,啥子《亚玛逊丛林漂流记》啊,啥子《西双版纳的植物王国》啊,啥子《海底两万里啊》,总之,应有尽有。男同学我肯定是不得借的,要看就在放学的时候给他们看一个把小时后立即收回,胡莉就不一样了,想看哪本我就给她哪本,想看好久我就让她看好久。

而且,胡莉放学回家还要和我同一段路,一般我们都要约到起一起走。其实,哪次放学回家都不只是我和胡莉单独走,还有一个娃娃扭死扭活要跟到一起的,叫啥子名字我搞忘了,反正是胡莉的邻居兼N年的同学。现在想起来,人家这种关系才是真正青梅竹马的,这个娃娃对我的突然出现和横杀一杠子肯定心头不安逸惨了。

但那个时候我还是相当愉快的,每天一放学甚至是一下课,就有一大泼娃娃围到我要书看,不单有本班的,还有其他班级的,人多的时候,我怕他们把我的书搞坏了,就让他们规规矩矩坐好念给他们听,而且还是用普通话声情并茂的念,洋盘惨了。

有这么好的人脉关系,成绩也还可以,莫的好久我就混进了组织,当上了领导,肩膀上戴起了两道杠。

但是,好景不长,我和胡莉爆发了一次激烈的冲突,原因很简单,我有一天突然发觉我那本崭新的《小狒狒历险记》居然在那个娃娃手上,并且封面上还遭那个娃写上他自己的名字。我当时就愤怒了,问胡莉是咋个回事,胡莉说是那个娃娃要看一哈,看完就还我。我当时脸都气白了,立即就把书从那个娃娃手上抢了回来,并且,把写了他名字的封面“嚓嚓”两把就扯了,然后很正式地告诉胡莉:由于你不尊重不爱护我的书(其实心头是想说不尊重不爱护我对你感情,哈哈),从今天起,我不再借书给你!

哦豁,这哈就彻底和我这个同年同月同日生并且试图和她青梅竹马的女同学拉豁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再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小学毕业,我考入隆昌二中她就读隆昌一中,就更是无缘相见了,最可恶的是,那个娃娃也和她一起读的一中。

故事发生得相当突然,结束得也非常的快。

很多很多年以后,我试图去打听过这个胡莉的状况,仿佛听说是高中毕业没有考起大学,很快就结婚生子了,至于她老公是不是那个娃娃,我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