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李元君  

2008-04-25 01:43:31|  分类: 我的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元君是我大学的一个女同学。一个女娃娃取这么怪异一个名字,让我很费解。我专门问过她,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她说名字是她父亲取的,来源于屈原的《离骚》,元君是传说中的一个巴山女神。我遍查《离骚》,也没找到元君这个词。

    李元君是涪陵垫江人,满口涪陵话让人经常莫名其妙,最典型的故事是一次在小卖部当着一大堆男女同学,大声武气的喊我:“王同学!王同学!帮个忙嘛,我没的情()了,情(钱)在包包头,搞忘带出来了,你借点情(钱)给我嘛,我晚上就把情(钱)还你!”

    这嗓子,把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我脸上来了。我本来是一个脸皮多么厚的人,居然被整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脸红归脸红,还是只有乖乖的把“情”从口袋中掏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借给她。

其实李元君原本不应该是这种飞叉叉性格的女娃娃,我一直怀疑她是故意这个样子整我的,但她一直不承认,苦于没有证据,我也就只好作罢。

    李元君是一个文静内秀,博学多才,聪敏过人的女娃娃,剪了一头整齐及耳的学生头,性格不温不火,不急不躁,样子既不漂亮也不难看。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居然一直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当初湘江河畔的奇女子杨开慧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但奇怪的是,这么一个聪明外带性格奇好的女同学,居然大部分男同学对她都不感兴趣。我问了很多人,大多的回答是:“没意思,太聪明了,你跟她说话,刚说完上半句,下半句她就晓得你要说啥子了,连撒谎的可能都莫的。再说了,你晓得的她全晓得,你不晓得的她也晓得,哪个敢跟她交往嘛。”这倒也是,聪明的女娃娃确实不一定讨人喜欢。再细一想,杨开慧确实也不是随便哪个都能消受的撒。

    就这样,聪惠博学的李元君同学居然在学校耍得相当的孤独,不仅是男同学敬而远之,女同学就更不敢跟她走近了。当然,男同学的感觉是敬畏,而女同学大多就是嫉妒了。

    我对李元君的印象大体和其他男同学差不多,只是我还敢于和她交往,因为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还是偶尔有我说了上句她接不上下句的情况,但总体来讲,我还是相当被动的,有时候不仅被动,还遭整得相当狼狈。因此,我和李元君的关系更象是可以交流学习的兄弟伙,绝无男女之间那种溅出火花的来电感觉。我最虚火的是李元君的眼睛,简直有那种洞悉一切的感觉。你想嘛,要是哪个女人长了这么一双眼睛,哪个男的还敢跟她对视嘛,除非是兄弟伙。但李元君对自己这种男嫌女不爱的状态似乎并不以为然,依旧按自己的方式在做自己习惯的女娃娃。

    从进校门开始就跟李元君整成了兄弟伙,直到毕业,依然还是兄弟伙。只是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有一次在和李元君在操场散步的时候,李元君悠悠然说了句:“王兄,大学几年,每个女同学或多或少都享受过爱和被爱的感情,我还是啥子都没经历过,感觉自己有点亏撒!”说完,就坐在操场边的台阶上,双手托腮,目光迷离,很有点黯然神伤的感觉。那个时候,我居然发现李元君居然还是个女人,浑身上下充满了女人味……

    毕业后,因为众所周知带头“暴走”的原因,尽管我认罪态度良好,老师也百般照顾,我还是被发配到了芙蓉矿务局。当然,随后的经历大家基本都清楚了,我当上了有滋有味的国企腐败份子,尽管和李元君还偶有联系,但基本已经渐渐淡忘了这个当代版的“杨开慧”。

    但两年后的一个夏天,突然接到李元君的电报,说是她将在2天后到达芙蓉,要我到火车站去接她。待在火车站看见她时,我基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还是短发齐耳,但已经烫过,略带卷曲,鼻梁上架了以副眼镜,脸上也施了淡妆,上身穿的是藕色无袖薄衫,下身是同色系的裙裤,整个人高挑、飘逸,一副久经江湖的熟女打头,哪还有半点“杨开慧”的影子啊。看我惊愕,人家大大方方问了句:“我漂亮了吧?来,王兄,抱抱?”倒把我又整了个面脸红霞飞。

    李元君在我单位住了三天,和我之间的谈话除了偶尔的叙旧和讲述其他同学的近况外,最多的还是在问我同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辞职到南方闯闯?我当时完全已经被国企的味道所同化,正腐败得不亦乐乎,根本就不可能同意她的建议。于是,三天后,李元君失望离去,临上车时,李元君没有再试图说服我,只是抬手拍了拍我的肩头:“王兄,保重!我走啦!”

……

    又过了两年,我在办公室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居然是李元君!鬼才知道她是怎么查到我的电话的。在电话中,李元君的声音急促而兴奋,从她噼里啪啦的讲述中,我明白了一个大概:她已经是广东白马化妆品公司的市场总监,主管着一支庞大高效的销售队伍,正缺一个能为她分忧的搭档,还是希望我能南下和他会合,同创美好明天。

    我一听就急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大小还是个国企的副处级干部,凭什么去跟她打下手?更何况,什么白马公司?没听说过!于是,还是断然拒绝。这次,李元君的语气不再象以前柔和,硬邦邦的扔给我一句话:“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后悔的!”

    又过了两年,我厌倦了国企的沉沉暮气,已经断然辞职离开了芙蓉矿务局,来到成都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快乐生活。居然又接到了李元君的电话,我惊异于她的能耐,问她是如何查到我的联系方式的,她回答说:“我已经结婚了,刚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孩子还没满月,在家闲得慌,突然就想起你了,所以通过你原来的同事,辗转找到了你,你还好吧?”话没说完,我的手机突然就没电了。于是,这次通话成了我和李元君之间最后一次通话。

    多少年过去了,我已经成暴烟子老头了,李元君的儿子也早就可以拎酱油瓶子满街跑起去打酱油了。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青春和激情都已成为不可逆转的过去……

 

后记:今天偶然听朋友谈论到一个观点,说是可以与智商高的女人分享爱情,可以与高情商的女人分享激情和生活。但李元君还是遭了高智商的壳子,我虽然不知道她与她娃娃的老爸之间是否分享到了爱情,但在纯真无瑕的校园时代,她却没能感受到青涩的纯真爱情,这不能不说是她的高智商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