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味道与深坑  

2008-05-18 09:37:01|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依旧去了红白镇。沿途的警察已经熟悉了我的车与我这个黑胖的形象。

在途中等待单边放行的时候,与几个来自资阳、南充的警察攀谈。原准备送点水和食物给他们,但他们坚持不要,只向我提了一个要求:多给他们几个口罩。他们告诉我,从16日夜间开始,从山上飘来的腐尸气味开始熏人,他们全被熏得呕吐。以至于17日全天什么都吃不下,吃什么吐什么。

原以为警察是无所畏惧的,但现在才知道,真正在直面死亡的惨烈和生命形态消亡的时候,他们也如我们普通人一样,也害怕也恶心也畏惧。不单他们,来自精锐空降兵的战士们一样,今天看见他们时,面色明显比昨日苍白,多数人都套了两层的口罩,衣袖、领口也扣得严严实实,个别的,连脸都绿了。

到了红白,才知道这个味道实在是让人难受。我原本有鼻炎,对味道并不敏感,但也被这个强烈的味道熏得后脑生疼,这个味道绝对可以让我铭记一生。这是死亡的气息,这是生命的物质形态即将消亡时的气息,这是来自地狱的气息,这种味道象一只无形之手,顺着你的鼻孔就进去了,然后不是进入你肺部,而是直捣你的脑仁儿,直到让你感觉恐惧,直到你身体的应急机制启动,逼迫你尽快离开。。。

把那几件专为女医生女护士准备的妇女用品及其他东西从坎上扔给那几个医疗站的MM时,我分明在她们的眼中看到了闪动的泪花。

还是那个来自深圳的特警对我讲:暴力、鲜血和牺牲或许吓不倒他,但他还是害怕那些废墟中的死去的灾民,特别是害怕从废墟中挖出来的学生的尸体,尽管脸已经变形尽管肌体已经开始腐败肤色已经暗绿,但那种惊恐与绝望的表情却清清楚楚的刻在了他们的脸上。这些灾民的死去时大多保持了5月12日14:28的最后造型,生命之钟就在那一刻停摆,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至死也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在山下洛水镇的罗成村,脸色灰暗、神态疲惫的村支书用嘶哑的声音告诉我,他们这个自然村人口不足500人,死亡人数已接近300人,其中超过2/3是村小的学生,200来个学生现在还有好几十个还埋在废墟之下!说到这里,这个看起来剽悍、强势的“村皇帝”居然泪水盈眶带着哭腔。还有一个村民告诉我,地震发生时他正在山上的矿井内作业,他被埋在了里面,幸好埋住井口的石头还不多,他和工友是用手慢慢挖石头,5个小时后才逃出来,出来一看,他们从矿井中逃生的几个人是整个矿山仅存的生还者,其他人已经被倒塌的厂房和山体永远埋在了山里。。。他一边说,一边给我看他被石头磨的快到骨头的双手,眼里满是悲伤,想起那一刻,他脸上明显还有难以掩饰的惊惧。

支书告诉我,就在背后的山上,挖了一个大大的坑,里面埋的就是本村死亡的300来人和山上拖下来的200来具尸体。就那么密密麻麻的扔进了坑里,一层尸体一层石灰。我们远远看去,那个大坑已经填平,但新翻出来的红土却刺目的摆在那里,血红血红的,象是被鲜血浸润。。。

所幸的是,目前各机构和个人捐赠的物资已经逐步到位,村民的吃喝已经没有太大问题,唯一需要的是栖身的帐篷,面对村民的要求和祈盼的目光,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其实我知道,要解决帐篷问题,已经不是我的募捐能力所能做到的事情了,我该怎么办呢?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