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童年记忆之---野性邦达  

2008-05-02 04:42:36|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的邦达草原,水渐竭,草逾疏,花难见。

我童年时随父亲的车几进几出川藏线,沿途的记忆已经日渐模糊。但有几个地方却深深刻入脑海,任由时光流逝也难以磨灭。其中一处就是邦达草原。

记忆中的邦达,溪流纵横,绿草摇曳,生机勃勃。邦达最美最有活力的季节是夏季。除了有“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如画风景,更有一份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动。那时的草原,不仅仅属于牧民属于牦牛属于羊群,也属于在草原内欢腾跳跃的羚羊、奔走如风的草原狼和红艳如火的狐狸,还有在天空盘旋搏击的鹰隼。

邦达草原的狼不如《狼图腾》中描写的蒙古草原狼那么巨大威猛,体型比一般的尖嘴松狮大不了多少,基本只有威廉的1/2,不但体型小,身体也显得孱弱,但目光冰冷尖锐,动作矫健敏捷,如风般来去无踪。当年邦达草原修建那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军用机场的时候,父亲所在的部队担任现场警戒并参与了建设。在2·3年的驻扎过程中,就发生过无数次与狼有关的故事。其中最传奇的故事有两个,一是狼群运用超常的智慧,数次调虎离山,偷走了炊事班饲养的羊群(注意,这里说的是偷走,不是咬死)。咬死并吃掉一两只羊不算本事,厉害的是,狼群一边是在用三五只狼来袭击通信连的马匹,或者是故意大摇大摆从营区呼啸而过,引诱人们去追逐,而另一群狼则早就神不知鬼不觉静悄悄的把炊事班的羊群赶跑了,几天后,能找的就只有一堆白骨和盘旋在白骨上空的秃鹫了;另一个故事是,部队的一只狼犬被狼群所吸引,演绎出了一部与《野性的呼唤》如出一辙的故事,不但开了小差,还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敢在狼群中成了狼王。这个狼王凭着自己对于人类、对于部队深刻的了解,带领一支30多头狼的小部队,如“铁道游击队”般神出鬼没,不但偷羊,甚至还偷走部队从内地运来的整扇的冻猪肉、冻鱼。害得司务长连续被处分两次,一气之下组织了好几次“围剿队”试图将这个叛徒狼犬正法,但均无功而返。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军人们不但不再围剿这群狼,反而会在冬季大雪封山觅食困难的时候主动到狼群的出没地投食。那是因为部队的一个军医在一个冬天到草原深处的一处帐篷为牧民接生,回来时突遇暴风雪,马也被摔断了腿,本以为将要葬身雪原,却被“叛徒”带领的狼群所救,叛徒不但给医生衔来了羚羊肉,还派出几只狼故意袭击军营,诱使追踪而来的战士找到了医生的位置。

我虽没经历过父亲他们口中的狼群传奇,但却亲眼见过一只独行狼大战狗群。那次是独行狼进入营区叼走了一只战士们养着玩的小野羚羊,由于那天上午部队在开一个什么动员大会,独行狼的行动虽然没有惊动战士,但却被一只巨大狼青军犬所带领的狗群苦苦追赶。终于,在营房背后一个小山旁,口叼猎物行动笨拙的独狼即将被狗群追上了。远远跟在狗群后面看热闹的我原以为狼会扔下猎物逃命,没想到独狼只是把猎物放在一个大约3·4米高的土堆下,然后纵身一跃上了土堆,径直坐了下来,斜着眼看着狂奔而至的狗群,眼神鄙夷,神情倨傲,完全不以为然的样子。独狼的挑衅明显严重刺激了狗群的神经,狗群变得愤怒而狂躁,但率先扑到的几只狗竟没有一只能跃上独狼所盘踞的土堆,只能在土堆下干着急。狼青军犬也被彻底激怒了,到了土堆前想也没想就冲着独狼一跃而上。狼青就是狼青,毫不费力就跃上了土堆,在到顶的那一瞬间,独狼并没有用尖牙利爪攻击它,只是上前轻轻用肩头一顶就将不可一世的狼青狼狈的摔下了土堆,然后依旧坐在那里,继续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这群嗷嗷乱叫的狗们。说也奇怪,狼青军犬被独狼顶下土堆后,就象被去了精气神一样,无论怎样努力,居然再也跃不上那个土堆。狗群遭此挫折,士气顿消,在挽回面子似的干嚎一阵后不得不悻悻而去,而独狼则头也不回的叼着猎物扬长而去。

但我并不太喜欢邦达草原上这群充满传奇的狼。我更喜欢那些如精灵般时常惊鸿一瞥的火狐狸。说来也奇怪,邦达草原居然很少看见白色或者麻灰色的狐狸,大多是毛色鲜亮、皮光水滑的火狐狸。童年的我曾经固执的认为,狐狸不应该是被贬低的动物,而应该是智慧、灵性与美貌最佳结合的神圣动物,我一直坚信狐狸应该是充满神奇力量的灵物,而且只要她愿意她绝对能带着我找到山那边的神仙。火狐狸在秋季衰黄的草原上奔跑时,真的就如一道鲜亮的火焰般耀眼,那种具有强烈视觉冲击的感觉真的美极了,完全称得上是一曲生命的华章。跟冷血、狡诈、贪婪的狼比起来,狐狸更象是一个独来独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格外惹人怜爱。以至于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如果听到别人骂某个女人是狐狸精,我不但不会去反感她,反而会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同情---呵呵,其实能够有资格被别人骂作狐狸精的女人,大多还真是有几分姿色的美女,她们一般都身材玲珑,面容瘦削,下颌略尖,双眉上挑,眼如桃花,充满了妖娆之气。但童年的我也坚信,这种女人只能远观,不能接近,一旦接近就会被她的法术所迷惑。

当然,鹰隼也是邦达草原不可缺少的主角,矫健迅速,凶悍异常。我见过天空的鹰隼截杀暮归的野鸽群。一般是鹰隼发现鸽群后就迅速升空,如火箭般笔直飞升至鸽群上空,然后双翅一收,如俯冲的轰炸机一样狠狠的砸向选定的目标,接近目标时,双翅一展,用坚硬的翅膀一下子就把那只倒霉的鸽子敲昏了。接下来嘛,就是用利爪抓住在地面进行一场残酷而血淋淋的野餐了。

。。。。。。

长大后,又曾经无数次经过邦达草原。草丛中,除了密密麻麻黑如苍蝇嗡嗡的牦牛和白如蛆虫的贪婪羊群,再也见不到妖娆如精灵的火狐狸,再也听不到悠远悲凉的狼嗥,再也找不到奔跑跳跃的羚羊;天空中,除了依旧还有盘旋觅食寻找腐尸的秃鹫和神情诡异惹人讨厌的乌鸦,以及偶尔带着尖利嚣叫飞过的钢铁战机,鹰隼却已经英姿不在踪迹难觅了。

现在的邦达小镇上,已经没有了牛粪火熊熊,酥油茶飘香,时时炊烟袅绕的黑色牛毛毡子帐篷,取而代之的是土洋结合、不伦不类、颜色媚俗的铁皮房子;更没有了袒露臂膀,脸色黝黑,腰挎藏刀的剽悍汉子,取而代之的是身穿阿迪、耐克冲锋衣的长发少年郎;也没有了昂首挺胸,策马狂奔,神情豪迈,随时如野狼般对空狂歌的来往过客,取而代之的是胯下骑着钢铁怪兽,手中拿着MOTO手机的现代青年。现在的邦达,酥油茶的香气少了,垃圾堆里的可乐瓶子多了;现在的邦达,已经不再有青稞酒甘冽,取而代之的是猫尿般酸涩无味的各色啤酒。。。。。。

我的邦达,已经不再野性!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