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夜奔  

2008-07-14 00:54:06|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外面野了10几年了,大概毛估了一下,总行驶里程不低于50万公里。我承认自己是喜欢在路上狂奔的感觉的,喜欢手握方向盘一寸寸丈量自己的轨迹,喜欢那种穿州过省纵横千里的感觉,以至于李伯伯儿送了我一个外号:王铁人。

时间长了以后,10几年来走过的不同旅途的记忆会发生混乱,需要仔细回忆才能逐次进入角色,重新找回实时的记忆。

但有几次长距离疲劳夜奔的记忆却牢牢嵌在了记忆中,现在想起来,真的还是惊异于自己的耐力,非常后悔自己居然没去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不过,现在年龄大了,想要再恢复以往的神勇状态显然是不可能了,但回忆回忆还是有资格的撒。

2004年“五一”节去敦煌那次,实在是一次惨痛的记忆。7天时间,来回5000余公里,日均700多公里,中途还有两天停留在原地游玩,如果按5天时间计算,实际是日均1000公里,和拉力赛也差不多了。其实那次一出门,就注定是一次疲劳之旅,因为我带的是一辆轿车,更重要的是开车的是一个把细得吓人的香港人,就更痛苦了,从红原到甘肃合作,我们走了整整18个小时,从早上8点到凌晨2点,我的车速就从来就没超出过40码,大多数时候是挂在2档上靠怠速在悠,即便如此,这个把细的人开的把细的车还是跟不上,往往是走上一个小时就要等上20分钟,才出门一天半,就已经把我拖得皮塌嘴歪了!

但最疯狂的一幕还是发生在回程的最后一天。胖姐由于必须在8号回来上班,在兰州打飞的未果后,就开始抱到我的膀子放老嗲,要我一定要把她按时送回来。我一看表:老天,已经中午1:30了!要在第二天早晨8:00以前回到成都,不把人整疯啊?看到胖姐撅起个胖嘴嘴站在旁边的样子,我的心一哈就软了,只好答应了。

答应倒是答应了,兰州离成都1200多公里,除了兰州到天水有一段正规高速和一段二歪二歪的高速外,天水经凤县、留坝到汉中全线修路,要整死人的呀!但既然答应了,即便是咬起牙巴还是要走撒。

这基本是一段与时间赛跑的旅程,我基本是把自己的全部精神和技术都拿出来了,在晚上10:00多赶到汉中的时候,我基本已经精疲力竭,在简单的刨了几口饭以后,就架空在两个木凳上睡着了。好歹还是休息了40来分钟,恢复了一点点精力,于是,继续上路。车过广元后,车内的人全部进入了梦想,沉闷和单调的高速驾驶使我感觉到了极度的疲倦,尽管反应和驾驶的意识还在,但迟钝感表现得十分明显。我分明感觉两车道的高速路变得很窄,而80码的车速变得很快,更可怕的是不时出现的坨坨雾让我感到很茫然。熬到绵阳,我已经到了极限,当时的绵广高速和成绵高速是分开收费的,过了绵阳收费站我就把车靠在路边,居然两秒钟不到就酣然入睡。10分钟以后,我又醒了,重新上路。就这么苦苦的往下熬,当时的感觉估计和解放前挣扎在三座大山下等待天亮的爷爷们没啥区别。看着东方由鱼肚白变成淡红色的时候,我终于熬到了成都。时间是凌晨6:00。原以为回家后会立即倒床大睡一天,没想到居然一个小时也没睡,晚上还精神百倍的打了一场麻将,我自己都佩服自己:我难道真的是钢铁炼成的?

从中午1:30到第二天早晨6:00,总计17个半小时,除去中途休息及吃饭时间,有效行车时间大约也就15个小时左右,累计行程1200公里,平均时速超过80公里左右,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啦。

本以为这个记录将保持下去,但2006年春节,由于遭了“姨爹”的壳子,又创了一次新的驾车记录(详情请参照博文:《姨爹的壳子》)。中午1点过从昆明出发,原以为按姨爹“高速接高速”的说法,最多晚上8点过就可以到贵阳,还可以悠悠然整一顿贵阳的鬼饮食烧烤,吃二两肠旺面,第二天晃晃悠悠经重庆回成都。结果,在“高速合同段接高速合同段”的折磨下,途中就靠路边那个憨厚农民整的一碗旺实德猪油面充饥,一行人顶风冒雨穿云破雾,用警灯警报把贵州山闹昂了,还是在天亮才到贵阳,不但烧烤肠旺面没吃成,还在加油站遭人家当盲流奚落一番,等垂头丧气回到成都的时候,已经是夜里9点来钟了。一算时间,连续驾车29个小时!哦豁,又破记录了!

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姨爹在躲我一年半以后,终于在朱江的婚礼时遭我逮到了,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他就先开口了:胖哥,误会!误会!我当时不是要有意误导你,我也是遭了人家的壳子!说完,自己就先干了一大杯白酒。我还能咋子呢?除了甩哈脑壳就只有瓜起撒。

从那次后,发誓不再受人蛊惑,发誓不再破纪录。

但去年从新疆经青海会成都,还是整了一回事情。早晨10:00来钟从哪不楞寺出发,满脑壳还在回味与那个转经的藏族姑娘一对眼的美好,在加之细雨蒙蒙中满眼的初绿及星星点点的野花,所以车子也开得极其悠闲平缓。等到了若尔盖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当时就得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紫坪铺水库路段实行交通管制,限时放行,假如我不在凌晨1:00以前通过就只有等到第二天中午1:00以后才能过去。我一听就急了,开始疯狂飚车,当时脑壳里面只有一个王石的形象和他口中念念叨叨的那两个字:我能!

由于连日下雨从鹧鸪山下来路上就滚石塌方不断,我基本是在表演极限穿花,超越了所有的车辆,甚至把一辆丰田4700(哦,现在叫兰德酷路泽,龟儿日本人,连车名字都取得怪臜臜的)甩得影子都找不到,甚至让我们一度怀疑这辆车掉入了岷江。事后,多方打听,才知道是人家晓得凌晨1:00跑不拢,中途就钻到一个旮旮头安歇去了。这个司机只说了句:狗日的,那个开jeep的师傅简直是个疯子,比藏蛮子还藏蛮子!

结果,赶到管制点的时候,还是过了时间,已经凌晨2:00了,还过个铲铲,只有等撒!凌晨4:00多,好话说尽,那个比大爷还大爷的警察终于开恩让我们走了,回到成都,凌晨5:30。

又是一次疯狂,连续驾车19个半小时。不过,这次基本不疲倦,反而嘿兴奋。更重要的是,根本没有打破姨爹给我带来的纪录,还算不错啦!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