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疑似血亲  

2008-07-04 15:39:02|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初中时,我与现在名震江湖的“范跑跑”读的是一个中学---隆昌二中,只不过“范跑跑”比我嫩多了,以至于我们根本没有惺惺相惜的机会,呵呵。

父母都战斗在雪域高原,自己寄居在小姨家里,那时的小姨也不过是一个还未长醒的大娃娃,自然也就不可能对我有太多的关心。因此,我特别羡慕那些可以一直生活在父母身边而且有兄弟姐妹可以相邀上学玩耍的同学。

初二时,我们班终于来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可怜娃娃,他叫程戈。

初见程戈,就感觉他和我长得很像,继而又有了一个极其奇怪的感觉,感觉他和我之间有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我们相互都有亲人之间才有的那种强烈的基于血缘般的亲近感。

程戈的父母虽不是战斗的高原,但也是转战四方的铁路建设者,因此,程戈也只有寄居在他的舅妈家里。唯一不同的是,程戈的舅妈极其疼爱这个侄子,对他视同己出,羡慕的我眼睛都会充血。那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不回家,住在程戈舅妈家里,一边羡慕一边用嫉妒的心态贴到程戈一起享受一点点被宠被爱的感觉。

程戈的舅妈给程戈在床脚下准备了一个百宝箱样的大坛子,无论什么时候拉出来,里面总会有类似米花糖、砂仁糕、杂糖一类好吃的东西,而且无论我们吃了多少,第二天再打开时,里面一定又已经满满当当了。

有一个夏天,记得是一个放学后的下午。程戈兴冲冲地给我说:“我爸爸今天要回来看我,你跟我一起去见我爸爸。”看着程戈满脸的开心,其实我是心酸的,我也想我的爸爸妈妈,我也希望他们能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但事实上,我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见到过父母了。

我和程戈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他父亲。

在夕阳的金光下,一个穿白衬衣灰裤子的脸上堆满慈祥笑意的高大男人站在路面,正眯着眼睛看我们。也许是刚吃了炒胡豆,男子的下嘴唇上还粘了一小块胡豆壳。那一刻,我五雷轰顶,这个男子除了身材比我父亲高大以外,无论是笑容、表情,甚至是微笑时嘴角牵动的角度,都活脱脱是我父亲的翻版。我还愣在当场的时候,程戈已经欢叫一声扑进了男子的怀抱。这两父子是怎样跟我打招呼离开的,我基本是没感觉的。我只是觉得委屈,这明明是我的父亲啊,怎么就成了程戈的爸爸呢?我的爸爸呢,我的爸爸又在哪里?那一刻,我真的是感觉是自己的父亲被程戈抢走了,而自己却被抛在了一边。因此,基本是泪眼婆娑哭回小姨家的。

回家后一直没有想明白:程戈的父亲为什么长得和我爸爸如此的像呢?疑惑归疑惑,但我没有去问过程戈。

又过了好久,程戈已经转学走了,我爸爸也终于回内地探亲来看我了。我才将这个疑问告诉了爸爸。爸爸沉思良久,对我说出了一个故事:当年,我奶奶在生我爸爸之前,实际上是怀了一个男胎的,奶奶在一次回娘家的途中突遇狂风暴雨导致早产,但按当时的家规,女人是不许在外面生孩子的,即便生了,也绝对不能带回家。于是,奶奶只得狠狠心,用牙咬断了脐带,将生下的男孩放在一根人来人往的田埂上,就独自回家了。

实际上,无论是爷爷还是奶奶,都在事后多次到现场寻访过这个被遗弃的孩子,但都一无所获,当地村民判断,可能是被路过的行脚商人捡走了。于是,这件事就成了一桩悬案。

爸爸说,程戈的父亲有可能就是他那个被抛弃的兄长,而程戈就是我的血亲堂兄弟。

当然,父亲也试图找过程戈的舅妈,希望能从她口中得知程戈父亲的身世于联系地址,想了解一下是否真如我说的一般。但任由父亲如何表明没有恶意,程戈的舅妈却不肯透露半句,于是此事就不了了之。

程戈,也就只能算我的疑似血亲……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