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另眼看旅途(二)  

2008-08-23 02:27:05|  分类: 边走边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由于心情不好,写的东西尽是悲悲切切的,按朋友的说法,整得象个妞妞似的,不仅把自己搞得难受,好让好多关心自己的朋友跟着操心,实在是对不起大家。

正好,原来有一个《另眼看旅途》的内容还没有写完,就接起写嘛。

先说一个重庆的笑话。重庆江北有一个镇叫“人和镇”,名字取得相当之好,显然是取意“政通人和”。2006年的一天,我到重庆出差,正好在人和镇停留,闲来无事就找了一个路边小茶馆喝茶,边喝边抬起眼睛四处打望,原本是准备看哈号称“三步一个张曼玉,五步一个林青霞”的重庆美女。没想到,美女没看到,倒是被镇口上一个建筑物上几个一米见方的大字弄得一口茶水呛进喉咙,差点就没抢救过来。这几个多么大的大字是:“人和良种猪配种场”!咯老子,你们说这几个字闪不闪人嘛?幸好是我意志坚定,换一个人不遭直接送进三军医大,至少也要吊三天盐水嘛!

说完重庆,就该说甘肃了。我在兰州遭遇过两件趣事。

一次是朋友的车坏了,到当地的本田4S店去检修---顺便在这里提醒一句:千万不要买日货啊,买日货基本就是这个下场!朋友因为这次旅途上的遭遇,回来就在车上贴了一副车标“我知错,我悔过,今后绝不买日货”!呵呵,言归正传。在本田4S店,我边喝水边闲逛,正好看见两个本地人在仔细研究一辆CRV,看样子是准备买车。其中一个先跪在地上,把脑壳伸进车底,看了半天,起来后拍拍手,对着旁边的同伴说了句:“撅得哟夜!(绝对越野)”,语气相当肯定。另一个人听后不信,也跪在地上,把脑袋伸进车底看了半天,起来也拍拍手,说了一句:“撅得抱哟夜!(绝对不越野)”!语气比第一个还肯定。第一个急了,声音提高了8度:“撅得哟夜!”,另一个也提高声音反驳:“撅得抱哟夜!”。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翻来覆去说这两句,渐渐地整得双方眼睛通红,差点动起手来!不过,尽管看得我差点笑出声来,但他们的争执却变相取得了在我这个外乡人面前推广普及“兰州话”的效果,嘿嘿。

另一次是我从敦煌回兰州,夜里10:30左右,本来就已经遭拖得皮塌嘴歪了,就想尽快进兰州城,找个宾馆住下来,舒舒服服睡觉。没想到,却弄死出不到高速出口。原因是有2、30个回民在闹事,把收费站堵了,车堵了20来辆。我急了,就下车了解情况。几个年龄60多岁,白胡子留得多长的回民告诉我,说是政府修高速占了他们的地,没赔够,所以他们就把收费站堵了,要求政府的领导必须出面解决问题,否则他们就把收费站堵到底。我一听,脑壳都大了,就跟几个回民大爷说:“大爷,如果你们对政府不满,对高速公司不满,我给你们出一个主意:切拿个炸药包把收费站炸了,拿刀把政府领导砍了,但是不能堵高速收费站撒,这样做的话是伤及无辜,整的是我们这些过路旅客,要不得!”其中一个大爷听完后,拿很奇怪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番,很正义地说:“小伙子,我们是穆斯林,犯法的事我们是不会做滴!”说完后就不再理我,继续闭目静坐。我又开始游说其他白胡子回民大爷,希望他们能放我们一马。没想到,无论我好说歹说,就是没人理我,所有的回民大爷和回民兄弟些全部都开始闭目养神,口中念念有词。正当急得双脚跳的时候,我突然发觉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正在搬动隔离栏,似乎是准备让我们回头从另一个出口下。我一哈就底气十足,一边往车上走,一边大声武气地说:“麻油,劳资一直认为美国打阿富汗是错的,现在看来,早就该打了!布什万岁!!拉登该死!!!”我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一阵骚动,然后就是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打死那个攻击我们穆斯林的人!抓住他!!!”。我三步并着一步跳上车,启动车就往收费站工作人员刚清理出来的通道跑,一边跑还在一边喊:“布什万岁!打倒塔利班!打到拉登!!!”。呵呵,最终还是脱离险境,倒把后面那几个追车的回民大爷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

2002年春节大假的一个深夜,在贵州与四川交界的大桥上,一伙比较文明的车匪路霸在拦车敲诈,拦了差不多3、40个车了。说他们文明,是因为那几爷子懂得起,人家不硬抢,只是在你车前面耍龙灯,然后要求你为他们的村小捐助点钱,最低消费是每车20元。不给呢?不给??不给就休走路! 人家可以轮番上阵,用疲劳战来医你。我问清楚情况后,想都没想,打开应急灯带着身后的其他6辆车对到车匪些就冲过去了。刚冲到跟前,几个车匪哈就围拢过来了,要求捐款,其中一个还煞有介事的拿着一个本本,说是要为捐款的好心人登记,要建啥子功德碑。我哈就毛了,手往杂物箱中一摸,随便找了个硬壳壳的本本伸到车匪脸面前晃了一哈,还恶狠狠地吼了一句:“让开!警察!”,几个家伙愣了一哈,其中一个头目样的车匪马上就挥手让手下让开,边指挥还边说:“快让!快让!警官们的车先过!”说完,还给我敬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

车开过去多远了,我才发觉刚才掏出来的硬本本还捏在手上的。仔细一看,本本封面上写着“袖珍电话号码本”。呵呵,没想到这个东西居然也吓得到人!

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