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威廉故事之---父爱如山  

2008-09-17 23:49:41|  分类: 家有威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格来讲,我这个题目是有问题的,原因是威廉尽管已经4岁,但还是真正的童子,尚未婚配,自然也就没有子嗣,没有子嗣又哪来的父爱呢?故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我和威廉搬到华阳以后,威廉对于这种生活环境的突然改变,其实还是不太适应的。在我看来,他或许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一定知道是有变故了。至少,他不再拥有那80多平米的花园了,没有了蓝天、没有了鲜花、没有了可以杀害的锦鲤,甚至,也没有了让他害怕的蜜蜂。新环境虽然也不差,但威廉还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并不适应。

唯一可以让威廉欣慰的是,他还有爸爸和他不离不弃、相依为命,当然,更愉快的是,他终于可以在家里任何地方自由出入可以在我旁边挨着我睡觉,不再担心会挨骂也不会再有人把他赶开。于是,每天我回家的那一刻,就是威廉的节日。而每当有朋友来看我时,威廉显然比我更兴奋,特别是有阿姨来的时候,威廉更是疯得无以复加。毕竟,威廉也知道家里有了女性,才会有生气,才会有家的感觉。

威廉习惯了与我用眼神交流,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当我坐在沙发上时就过来挨着我躺下,然后把脑袋放在沙发沿上,抬起眼睛定定地看我,眼睛充满了依恋与信任,当然,也有关心和担忧。有时,我们也相互对视,一对就是10多分钟。

见我情绪不佳的时候,威廉的眼神会变得怯怯的,和我亲热时也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事情让我不开心。或者,就岔生生地用鼻子来轻轻碰碰我,用爪子来轻轻挠挠我,似乎是想来安慰安慰我,让我平心静气。

但昨天,威廉失常了。

我早晨还在睡懒觉,威廉就开始用鼻子来拱我。见我不理他,他就开始焦躁地哼哼,还不停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我很奇怪,就问他:“威廉,大清早你不睡觉,你在那里瞎转悠什么呀?”威廉在我面前做了一个聆听的姿势,似乎是想让我听什么。

我仔细一听,是有一只小狗在叫。听声音,应该是一只刚断奶的小狗。声音十分凄厉,充满了孤独、害怕和哀伤的感觉。想来是某个邻居刚带回家的一只小狗,因为不适应环境而发出的叫声。

整个早晨,威廉就被这个叫声折磨得坐立不安,一会儿到门口去仔细听听,一会儿又跳到阳台上向下观察,一副想要去救助的模样。我安慰了他好久都没效果。无奈,只好带他下楼去溜溜,借此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没想到,我刚把门一打开,威廉眼睛就亮了,一溜烟就往楼下窜。我原以为这小子是因为想下楼玩儿而急不可耐了。但等我走到三楼的时候,却发现威廉停在了一个门口,趴在地上,双手焦急地在地上又拍又挠。

原来,小狗的叫声就是从这个门口发出来的。

门里的小狗显然也发现了门外的威廉,立刻也冲到了门口,隔着门向威廉求救。门是压花玻璃的,小狗的身影在里面隐约可见,看轮廓,估计也是德牧一类的大型犬。

这一大一小的两只狗就这么隔着门开始相互哼哼叽叽,小的尖叫几声,大的就安慰几句。此时的威廉,眼睛里居然闪现出了我从未见过的温柔,目光竟如产后的母犬般柔和,满是关心和担忧。更奇怪的是,向来粗鲁野蛮的威廉,居然只是趴在地上用爪子轻轻挠门,并没有用蛮力使劲扑门,似乎是怕过大的动作吓着门里的小狗。

这一场景看得我目瞪口呆,哭笑不得。我怕威廉把别人的门挠坏,就大声让威廉下楼,没想到威廉连理都不理我。气得我只好强行拉他的P链,想把他强行带离,平时对我从来没有半个不字,言听计从的威廉这个时候居然回头冲着我不满地大叫了一声,似乎是说:“爸爸,你太没人性了!这个小狗这么可怜,为什么我不可以救他出来?为什么我不能帮他?”我只好也俯下身,耐心给威廉这个臭小子做思想工作,告诉他小狗是邻居家的,只是因为刚来不习惯,所以会叫,并没有任何危险,不用这么担心。说了老半天,快把我口水都说干了,才把威廉这小子说服了,一步一回头地起身跟我走了。

从那以后,威廉就开始变了。首先是每天上下楼多了一个程序,就是与那只小狗隔门聊上几句,相互闻闻对方的气息;其次是只要一听见楼下的小狗叫,尽管不再像第一次那么焦急不安,但眼神立马就会变得波光流动、柔情似水;再有就是仿佛一夜之间成熟了好多,显得比原来稳重多了,而不像原来那样充满了童真,玩性十足。

我想,威廉或许真是想做爸爸了。于是,今晚在小区花园中散步时,我与威廉之间来了一场男人的对话。

我说:“威廉,你是不是想做爸爸了?想的话老爸就去给你找个媳妇去!但是,你是喜欢养一个弟弟呢还是想养一个妹妹?”威廉歪着脑袋看我,眼神有些不好意思。

我又问:“威廉,你是不是和你李浩叔叔一样,养个弟弟就严加管教、严格要求,养个妹妹就万千宠爱?”威廉俯下身,用脑袋蹭我的腿。可惜,威廉不是人,再加上又是一张包公脸,否则,一定可以看见他羞得满脸通红。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