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边城  

2008-09-09 08:38:43|  分类: 边走边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接近大假,就越思念出门的感觉。而今年国庆的安排还不之所以,原本有强烈的逃离城市寻找自由的欲望,却不料越是接近假期,心情却越是平静,竟逐渐有了一种心如止水的味道。

既然不知道能不能出去,还是学学去年国庆前的做法,回忆回忆过去的旅途,也算是给自己打打精神牙祭,聊以慰藉一下出逃的欲望,顺便也给想要出门又犹豫不决的家伙们下点小药。

沈从文先生的一本《边城》,让所有人对湘西、对凤凰充满了向往和期待。10年前的那个秋天,我和一帮朋友便是被沈老先生下了猛药,往凤凰而去了。

10年前到凤凰的道路远不像今天这么顺畅,实际上算是一段比较艰辛的旅程。从成都经泸州过奇烂无比的大纳路到贵阳,就已经把所有人折腾得痛苦不堪。而从贵阳经凯里、怀化到凤凰,则把我们搞得哭笑不得了。

10年前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只是记得我是因打架光荣负伤,头缠绷带,在顶着3道伤口以及轻度脑震荡的状态下来带队完成这次光荣而艰巨任务的。既然是有脑震荡,尽管记忆力和智力不如脑袋进水后那么糊涂,但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所以,要想准确回忆起所有细节,还是有点困难。

记得我们是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从贵阳长途拉练到了凤凰。说是一整天,其实是早晨6:00到第二天凌晨2:00,时间超过了20个小时。

一路上,除了依稀的苗寨风景和山水影像以外,我实在是想不起更多的细节了。唯一有印象的几个片段是问路及因修路的单边放行。

先说修路的单边放行吧。记不清到底是发生在湖南境内还是贵州境内的事了(估计是湖南境内吧),反正是被堵在那里了。因为单边放行的距离很远,因此施工队采取的是尾车带通行牌的方式来确定放行还是等待。我们的倒霉也就出在这种方式上,记得对面的车已经放了好多过来,最后是接近一个小时再无一辆车过来,但我们这边的管理人员还是不敢放啊,因为没有拿到对面尾车传过来的通行牌,怕放过去后两队车顶在路上。在苦苦等待了2个小时后,我们才知道原来遭了那个尾车的壳子,那家伙竟然缺德到顶,把通行牌扔在了路上。这一闪,基本把完全没有长途行车经验的我那几个朋友嘴巴上的果子泡都弄出来了。

再说问路的是吧。那时也莫的啥子GPS之类的高科技东西,而在屙屎不生蛆的贵州山和自古出土匪的湘西,啥子国道、省道基本全一个样,因此唯一有用的导航软件除了一本似是而非的地图就是脸上那张嘴了。问题是,尽管我们平时都说“千万不要相信河南人”,但贵州人和湖南人也未必可靠啊。问路后经常出现的结果是,他们说路好得很、随便乱跑的时候,前面往往是比机耕道还坏的路,而他们说路烂、不好跑的时候,前面往往是一马平川的康庄大道,整得我们随时都在怀疑自己是否走错路了。更离谱的是,有一次我们居然被指引到了一个采石场上山上,而真正的道路却在山下,最后害得我不得不施绝招,直接从山坡上的红苕地中找了个相对平缓的地方从天而降,在冲上正路的时候,居然把对面开过来的一辆当地车闪得目瞪口呆。

到凤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00左右了,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被折磨得精疲力竭了,但整个凤凰居然找不到住的地方,说是当地正在开一个啥子会议,所有旅馆、招待所全部被订完了。

无奈之下,我们又只有施展惑哄黑诈的歪招,直接在一个街边烧烤摊上抓了正在宵夜的110巡警,告诉他我们是中*宣*部派来的领导,要找住的。这个20多岁的小警察吓得啪的一个立正,连声说保证完成任务,开起警灯闪烁的面包车就来给我们带路了。七弯八拐之后,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多豪华的酒店门口,我们一看门口多大的那三个金光的星星,哈就有点瓜了,说是中*宣*部的领导,面子上绷一哈可以,但这三个星星,个个都是要整票子的哒。人家小警官没管这些那些哦,一个箭步三步并作两步就冲进去了,搞得我们哭笑不得,连车都没敢下。不过,老天开眼的是,才2分钟,小警察就多沮丧的出来了,诧兮兮地走到我车面前,小声地说:“首长,对不起!酒店全满了,连一个空房都没有。你看你们是不是将就找个小招待所将就一晚上?”

我一听,心头的那块石头哈就落地了,尽管心头在笑,嘴巴上还是多严肃地说:“怎么搞的嘛?你们凤凰县也太不像话了嘛!居然让我们去住小招待所。不过也好,就当我们来体验一把普通旅游者的生活吧。”

小警察又是啪的一个立正:“报告首长,保证完成任务!请你们跟我们走吧!”

接下来又是一阵七弯八拐,最后,在一个小巷中停下来了。这个招待所比较符合我们的要求,更主要的是国营的哒----挂着大大的邮政标志。小警察又是一个箭步就冲进去了。这哈我自己没有再稳起,也跟进去了。就听招待所的老板在跟警察说:“不行!不行!房间已经被人家订了的!”小警察哈就毛了:“我告诉你!这是中央来的领导,是我们公安局的重要客人!你必须安排好!不然,我马上就封你的店!”

在小警察的威胁利诱下,我们终于住下来了。当时已经是凌晨3:30以后的事了。最遗憾的是,当时我们连这个小警察的名字都没来得及问,人家就跑了。

说来也奇怪,尽管在凤凰住了两三天,但我对凤凰古城的印象同样也很淡薄。

只是记得巷子很窄,天上电线很多,密如蛛网。还记得几个最热闹的景点是:四丫头睡过的床,钻山豹故居,田大榜的院子......,极其倒胃口。但我还是记得凤凰有古老的城墙,有清澈见底的沱江河,沱江河上还有渔歌飘荡,鱼鹰扑腾,河边有妇女浣衣......,那派古城意境,才真能看到《边城》中的味道了。凤凰城边还有黄丝桥古城,小巧精致,很有点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脑震荡造成的后遗症,反正,我的脑壳里面对于凤凰就留下了这些许的片段。多年以后,与朋友聊起凤凰,竟不知从何讲起,实在是惭愧。

凤凰。成了我旅途记忆中的边城......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