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洋姜、丝瓜和汉菜  

2008-10-28 00:53:58|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晚与朋友在一个小茶楼将就吃了顿饭,居然吃到了正宗的泡洋姜,一时间,把自己童年的点滴记忆不可遏止地调动了起来。

不知道洋姜这个名字是咋个来的,估计不应该是四川本地的土产,否则咋个会叫洋姜呢。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洋姜似乎只有两种吃法,一是切成薄片后用来凉拌,加土酱油、小米辣,再放点醋,条件好点的再用挖耳勺一样的竹片加一点味精滴一滴芝麻油,那简直就是人间美味!但我还是认为,用老坛子泡出来的跳水洋姜比凉拌起来更好吃,看起来虽不如凉拌的漂亮,但咬一口,感觉脆生生的,酸甜适口,更有一种特别的香味,用来下饭,真的是非常之赶口啊!

大凡我这个年龄的人,一定都吃过酱油拌饭,而且绝对都能从记忆中唤起那种让人垂涎欲滴的奇妙香味。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最好是新米蒸的,滴上几滴2毛5一斤的顶级酱油,在舀一块指甲盖那么大的猪油放进去,用筷子仔细拌匀,那种奇妙的香气立时就弥漫开来。毫不夸张地说,在那个时候,这种香气可以把500米以外的娃娃都勾引得肚子咕咕作响、清口水跟到嘴角往下流。奇怪的是,我现在用上好的泰米饭、多贵多贵的生抽酱油和雪白如玉的猪油,还是加工不出幼时记忆中的美味,不但不好吃,反而整得难以下咽。

但我最喜欢的饭,还不是酱油拌饭,而是用猪油炒出来的丝瓜汤汤拌饭。我奶奶很会做菜,蒸的粉蒸肥肠,炒的儿菜腊肉,煮的滑肉豌豆尖汤,都是我记忆中难以复制的美味。特别是奶奶炒的白油丝瓜,更是一绝。奶奶的白油丝瓜,一般会用带点油渣的猪油来炒,再佐以细细的姜丝、白生生的蒜片,炒好后,丝瓜碧绿、油渣金黄,相当勾人食欲。但我一般不得吃丝瓜,而是直接将汤汤倒在碗中拌饭,那种鲜美爽滑的感觉,比啥子都好吃,自奶奶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品味过了。

此外,汉菜也是我比较钟情的东西。其实,汉菜炒出来后的那个菜汤也可以用来泡饭,味道是完全没法和白油丝瓜的汤汤相比的,但颜色却很漂亮,鲜红如血,简直就有点四川袍哥那种吃铁吞火、鲜血泡饭的感觉。喜欢汉菜,跟味道的关系不大,最主要还是爷爷告诉我的关于汉菜的传说。爷爷说,我们家是“反清复明”的天地会后人,而汉菜之所以叫汉菜,就是因为满人入关后,大肆屠杀汉人,血流成河。汉菜就是在这种土地上长出来的一种野菜,之所以汉菜汁液鲜红,那就是被满清暴徒屠杀的千千万万的汉人的鲜血。端午节吃汉菜,其实就是为了不忘祖训,时时刻刻牢记自己是汉人之后。汉人在端午节吃汉菜,可以驱邪去毒,不会在夏天长疮,也不怕蚊虫叮咬。爷爷在世时,吃汉菜和尝当年新米蒸出来的新米饭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吃汉菜时一定会有虽不一定隆重但一定庄重的祭祖仪式;吃新米饭时,第一坨香喷喷的米饭,一定是要扔在屋顶上祭天的,爷爷说,老天爷吃到了这第一口新米饭,就一定会降福人间,保佑来年风调雨顺。

想想爷爷也是,虽不再有反清复明的机会,但还是在一生中将“绝不拉稀摆带”的四川袍哥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恨虚伪讲四海,有情有意,爱憎分明,袖子一捞顶天立地。这种血性不但通过DNA传递给了我,也通过鲜红鲜红的汉菜汤汤传递给了我。

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