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非主动性刺激  

2009-01-30 14:59:31|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里格回成都,原计划是14~15个小时,对于我这个车疯子而言,800多公里实在是算不得一回事。但是,昨天,我却差点丧命于自己这个过于自信的计划之下。刺激得出了一身的绿汗---之所以出绿汗,是因为胆被吓破了,胆汁都随汗水排出来了。呵呵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春节前去西昌的时候,感觉整个从乌斯河到拖乌山栗子坪的道路,就是一个大工地,特别是从石棉到栗子坪的28公里,原本平整宽阔的大道,被高速建设搞得犹如弹坑密布的战场一般,我走了整整一个小时。所以,发誓回来不再走这条路,而更可笑的是,大概是我看那个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的广告看多了,也不想走别人走的越西、甘洛那条路,非要自己想当然找一条路来走,而且,还胆子大的雷人,决定从西昌---昭觉---美姑---峨边,来一次大凉山腹地穿越。

于是,悲剧在所难免。

从里格到西昌290公里,我去的时候走了6个小时,回来的时候只走了5个小时,再加之从西昌到昭觉一线,风景确实极美,路也不错,车几乎是在绸缎上滑行一般,自然心情大好,一路见车超车,走到美姑的时候,也不过只用了8个小时,我当时坚信:走这条路根本用不了15个小时,14个小时足矣,晚上10点以前,我一定可以顺利到成都。

从307省道转到103省道后,我对四川的公路建设者充满了敬意,感觉四川这几年的公路建设真的是做的不错。在这么偏僻,每小时遇到的车不到10位数而且路边满是身裹查尔瓦烂醉如泥倒头大睡彝胞的大凉山腹地,居然也有这么平坦宽阔的大道,真的是不容易!

从美姑出去20公里左右,我有点傻了,路边的公桩从S103变成了S203,但最多2公里,赫然变成了X149---县道!天啦,我开始对自己的选择感到了怀疑。眼看着路面由柏油变成了碎石,也越走越偏,感觉不应该是正常道路,倒是非常像一条林区专用公路。

不得已,我只好停车,拿出地图册及OZI电子地图进行对比,对比的结果是:这的确是一条林区公路,上面是一个叫“六一二林场”的地方,但的确也可以到峨边,翻过山就是乐山的地盘。

过还是不过?我咬咬牙,过!这点路未必难得到我么?大不了就是路烂点,再大不了就是再来几个拦路抢劫的彝胞嘛!老子不虚!

于是,喝口热水,吸了支烟,整理整理了刀枪棍棒等武器,检查了下车,抱着武松那种打老虎的精神上山了。

路,越走越偏僻,逐渐进入了林区,太阳在我的身后把车影拉得老长,在夕阳透过树枝斑驳的光影下,道路显得诡异异常,整个林间,就只有我的发动机在孤单的呜呜地轰鸣。

一过垭口,我顿时就乐了:眼前是厚厚的积雪,路边结着亮晶晶的冰,路边泥泞不堪!

好,够刺激!我感觉自己又开始豪气干云,路烂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只是烂,没有刺激,要烂得有刺激的道路,再坏的路我也能兴奋。呵呵

足足10公里左右的冰雪路面,由于我故意没有挂四驱,车在冰雪和泥泞的道路上左右摇摆,极难控制,肾上腺素刺激得心脏怦怦跳,要的就是这种心跳的感觉!真的很过瘾。

可惜的是,随着海拔的下降,冰雪路边逐渐消失。我的心情也逐渐开始放松。但就在这个时候,最可怕的情况出现了:前面的路边上横了一根碗口粗的木头,4、5个彝胞在路边升了一堆火,一边烤火一边喝酒。

遭了,遇到拦路抢劫的了!

我只好一边闪灯一边狂按喇叭,假装不怕,也不晓得咋回事,直端端就对到木头冲过去了。显然,这么大一根木头,冲是冲不过的,前面的这些只是做的姿态。

冲到木头面前,我停下车,还没等那几个彝胞有反应,就摇下窗子大声武气、气势汹汹地对到那几个彝胞吼开了:哪个放的树子?赶紧拿开!

那几个彝胞愣了哈,朝我车里面看了几眼,又相互对望了一哈,意思是:也,啥子人哦,就一个人一辆车,还敢这么歪?

但是,由于我先前的气势,那几个家伙也没敢先动手,只是很犹豫把我望到起。我把CO2手枪拿出来,伸到窗子外面晃了一哈:赶快搬开,不然全部铐起来!

这哈,这几个彝胞脸色大变,一窝蜂就冲上去把木头搬开了,然后立在路边恭恭敬敬地目送我离开。临走,我还没忘耍哈威风:赶快回家,不准在这里惹事!

其实,那个时候我心头虚得很,以至于转过弯后,加起油就开跑,由于只顾逃命,没有注意路面,在一处暗冰路面,差点就栽到排水沟里面去了。

下山后,路面开始由碎石路变成了水泥路,虽然还是在彝胞集居的村寨中穿行,但人烟密集总是好事撒。此时,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还可以在自己的预计时间内到成都。

但是,祸不单行,我的噩运还远远没有结束。

山下的路面虽好,但路边较窄,路面布满了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头,我车速也较快,因此,有时根本就躲不了。在过其中一摊乱石时,听见下面咵察一声,似乎是弹起来的石头打到了底盘上,我根本没在意,JEEP嘛,这种事多了,不会有事的。

但在不远处的一个连续S弯,我的苦胆被吓破了!

进弯,降档,踩刹车---当时我还没有开灯,估计速度在60~70码。刹车一下就踩到底!我当时只有一个怀疑:这是刹车吗?我不会踩到离合了吧??再踩,空的!但似乎残存的刹车力量还是让车降了一点速,而前面就是黑暗的深沟。

我当时就想:完了!死定了!!!

没有办法,下意识地减档,打方向,左打,右打,再左打,车在路面跳跃扭动,车轮在路面摩擦出尖利的声音......

在最后的关头,经验救了我自己!等车进入直路后,我慢慢拉手刹让车停了下来。那个汗水啊,顺着脸就往下淌,心跳起码在130次以上!自己把刚才那电光火石的2、3秒回放了一下,感觉自己刚才那几下捞盘子,绝对是捞得石破天惊,捞出了平生所学,捞出了毕生功力---格老子,我捞钱咋个没得那么凶呢??

怎么办?查看电子地图,此处离峨边74公里,而且,手机没有信号,周围只有彝胞集居的村镇。车不用检查,绝对是刚才弹起的石头打断了刹车油管。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此地绝对不能久留,无论如何都要捱到峨边才安全。

于是,我又开始了新一轮冒险:没有刹车,开74公里山路。

所幸的是,我确实是车疯子,这点问题倒是难不倒我,不会栽到路边深不见底的山沟里去,唯一的危险还是来自于人:怕有彝胞趁火打劫,劫财戒命---若只是劫色,我倒是不怕。

2档3档,手刹当脚刹用,2、3公里后,我就逐渐习惯了这种操作,而且,车速也不慢,基本可以控制在30码以上。看着路边公桩上的数字逐渐减少,在半小时以后---离峨边50公里左右,手机有了信号,我给朋友打了电话,告诉了他发生的事情和我所处的位置,并嘱咐他2小时以后如果我没主动给他打电话,就让他一定给我打一个,如果打不通,就立即向峨边警方报警---那样的话,我不是掉沟里了,就是被劫杀了。

事故发生2小时45分钟后---深夜23:08,我不但还还活着,而且,我眼前出现了峨边县城的彩虹大桥!

峨边人民是好客的,也是敬业的,居然有一个名叫“大桥汽修厂”的有人值班。但是,师傅手艺却十分有限,面对我被打断的后刹车软管,居然没解决的办法,在我的强烈建议下,他采取了一个危险的办法,堵掉后刹车油管,只留前轮刹车。

0:15分,车终于弄好了,我开着这个只有前刹的病车继续上路,此时,离成都208公里......

1:45,我回到了成都,等车在车位上停车的瞬间,我知道:我真正安全了!我的非主动性刺激旅程结束了!

非主动性刺激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非主动性刺激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非主动性刺激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非主动性刺激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