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身后的车辙......

 
 
 

日志

 
 

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2009-03-30 19:25:17|  分类: 奇闻逸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一是因为懒,二是因为杂事比较多,实在是没有那份精神。

今天心情突然超好,原因是与石屏县一个偏远的彝族村庄签订了工程所需的临时用地租赁合同,金额倒是不大,但是看见两个村长兴奋的表情,还是感觉自己嘿有成就感,我还是为当地经济作出了嘿大的贡献撒。村长告诉我,说是这是他们村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入。

这个村子的名字很奇怪,大名字叫裴尼,小名字叫白尼莫---或者白泥母。村民都是彝族,而且还是正宗的黑彝,但他们却不会说彝语,说的都是石屏当地的土话。当地1400米以上的高山上住的都是彝族,黑彝较少,更多的是花腰彝族,花腰彝的民歌“海菜腔”、特有的烟盒舞、舞龙在全国都小有名气,据说在奥运开幕式上亮相了2分钟的舞龙表演,就是来自石屏。石屏的舞龙与其他地方的不同,在龙前舞绣球逗龙的都是女人,而且是当地的美女。有一部张国立导演的电视剧《花腰新娘》就是讲的石屏女人的故事。

不说花腰美女的事了,还是说说白尼莫吧。

从我们工地到白莫尼村,直线距离不过7、8公里,海拔垂直高差就达到了500多米,走路只需一个多小时,但开车却需要2个多小时,而且是陡峭崎岖的机耕道,宽度也就一个车身,极其吓人!但远在高山之上的白尼莫村却风景极好,建筑物的特点和彝族的传统样式完全不同,倒是与婺源的徽派建筑有些相似,尽管气势上规模上与徽派建筑相去甚远,但每个院落的清净、整洁与良好的通风、采光条件,还是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我当时就想,若能在当地娶上一个彝族老婆,种几亩包谷,养一群山猪,再养一群撵山土狗,与世隔绝、自给自足,倒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可惜,在村子里就没看见一个漂亮一点的妹妹,村长说,最漂亮的跑到昆明去了,差一点的也到县城去了,留下来的基本都是几个娃娃的妈,呵呵。

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

前天我开车上山拜访村长,尽管没被危险的道路吓到,却欠下了一条命债---刚在热情淳朴的村长家坐下,连茶都没来得及喝一口,村长就接到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后,村长就涨红着脸站在我身边一边搓手一边期期艾艾地说:“老板,有村民说你刚才碾死了一只鸭子!”“啥子呢?我碾死了鸭子?咋可能呢?”我当时就感觉这个村子民风不够淳朴,一上来就遭敲诈了,但因为要谈事,也就没好再与村长纠缠此事。

中午吃饭时,村长把最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啥子炖慈姑、炖土鸡、木瓜汤,反正是整的多丰富多美味的。吹着清凉的山风,吃着美味的纯天然食品,喝着村民自酿的包谷酒,真还有一些今夕何夕的恍惚。

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

酒酣耳热之际,村长也开始放肆了,把手往我肩膀上一搭,醉醺醺地说:“老板,我们这个地方的女人虽然不如你们城里的漂亮,但有两样是你们城里女人比不了的!”我问他是哪两样,他回头看了老婆一眼,把嘴巴凑到我耳朵边上神神秘秘地说:“哪两样?一是胸,二是身上的皮肤!”看我疑惑不解的样子,他开始得意了:“你给晓得,我们的女人从小就吃笢冬瓜(木瓜),自然胸长得好皮肤好!你别看我老婆脸不好看,粗手大脚的,但是身上的皮肤滑得很哩!不信?不信我把她叫过来,你自己伸手摸摸!”

当然,我最终是不敢去摸村长老婆皮肤的,所以村长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还是不晓得。呵呵

跟村长纠缠半天,总算把事情谈妥,临下山时,村长还是没有忘了鸭子的事情,手上拎了一只黑毛、红脸,状如火鸡但却血肉模糊的鸭子过来,说那就是我所欠的命债,我很认真的下车检视一番,真在左后轮上发现了一圈血迹。既然铁证如山,还有啥好说的,只好掏钱买单---50元啊!

可气的是,村长非要我把这只血肉模糊的鸭子带走,说是我既然付了钱,就是我的了,若我不带走,就会将他们陷于不仁不义、占小便宜的名声中。无奈之下,我只好很认真的要求村长将这只鸭子埋了,并且一定要给鸭子树一个墓碑,碑文就写:枉死车轮千古冤,黑毛红脸万年鸭。

看村长发愣,我很好奇的问了一句:“村长,这种鸭子叫什么名字,怎么长得这么奇怪?”村长回答说:“我们本地叫洋鸭,也叫笨鸭!”我听后气不打一处来,告诉村长:“把碑文改了,改成:黑毛红脸笨笨笨,惨死车轮该该该!”说完,一轰油门绝尘而去。

刚跑出10来米,就从后视镜中看见村长的老婆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喊:“老板,慢点走啊,我给你准备了‘搏嘎’啊!”

搏嘎?啥子东东?未必又是一种鸭子?呵呵,不是,回到县城后我才搞懂,就是下面这个东东!

彩云之南之--白尼莫 - 威廉他爹 - 身后的车辙......

就是包谷嘛,整成搏嘎,完全牛头不对马嘴撒,不过,有一句说一句,这个包谷不但好看,味道还很巴适,又甜又糯,比成都卖的好吃多了。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5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